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长篇小说

【娇妻如虎】(1-3)




                第一章
  「轻点,咝……哇,疼疼疼疼。」身上的伤处被触到,小天顿时痛得叫出了
声。旁边上药的婢女立刻将手抬起,生怕继续将少爷弄痛。
  看到少爷被打成这样,月儿真个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想要给少爷上药,可
是看到少爷疼成这个样子,平时灵巧无比的一双手却是禁不住有点发抖,怎么也
狠不下心去上药,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而我们的猪角小天,却不得不一脸郁闷
的卧倒在床上养伤。
  其实小天自认为不是个纨绔子弟,自己真的没干过什么坏事,其实这件事应
该算好事才对,可是老豆却大发脾气,要不是如儿见机得快,把老祖宗给叫了过
来,这场皮肉之苦怕是一时半会的停不下了。
  呃,您问什么事?其实不算大啦,不过是自己偷偷取钱替一名红尘女子赎了
身而已。您看,真的不是一件什么大得不得了的坏事情。
  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这名女子恰好是名叫红玉,又恰好喜欢跳舞,
又恰好有个「舞仙」的称号,所以小天不得不多取了点钱。其实也不多,一张两
万两的银票而已。要知道,就算是二百万两,想要为红玉赎身的也大有人在,用
二十万两就能办成,已经是便宜到家了,足足省了一百九十八万两呐,真不知道
老豆为何还是这么生气。
  其实整件事情小天也有点糊涂,当时他只不过被自己的一帮狐朋狗友拉去给
红玉捧场,说实话,其实他不太想去的。哼,论跳舞,有谁能比得上柔儿的舞。
所以,被柔儿养刁了胃口的小天为了出风头,装模做样地给红玉提了几条建议,
没想到红玉居然将小天引以为知己,邀小天与其品茗聊天。几次后,居然答应为
小天单独跳一支舞。
  现在想来那一定是有计划来引诱小天的,因为小天平日观其舞,都有一股难
以言喻的美感,而那天,小天却是愈看其舞,自己的第五肢便是愈加充血膨胀。
  本来红玉天生娇媚,跳的舞更是带有七分媚意,而那天单独为小天跳的舞,
却是非平日所跳之舞所能比,不仅动作上更加诱人,那一双眼睛更是不时流露出
情欲,到得后来,完全就是情动的少女在床榻之上等待情郎的怜爱。
  小天天生就没有作柳下惠的资质,又哪里能忍得住。结果,名满京城的「舞
仙」的红丸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为小天所得,让妓院的老板大为痛心,足足少赚了
几十万两呐。
  而郎情妾意之下,精虫上脑的小天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发誓决不负
美人之情,定要将其赎出。等到欲火发泄,看着身旁一丝不挂,偎在自己怀里不
住娇喘的玉人,小天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捅了一个大篓子。
  要知道,京城之中,名气最大的便是「琴箫双绝」秦卿与「舞仙」红玉。两
人俱是才貌双全,又是一直守身如玉。据说秦卿的香闺,从来没有男子近其十步,
平日穿着亦是非常谨慎,半点春光不漏,平日出门则必着面纱。虽说有故意炒作
之嫌,却完全投中了男人的心理深处的欲望,弄得京城里有点实力的男子都想将
其收归私房以来炫耀一番。
  红玉虽说献舞之时自然穿着要大方得多,却也是从不随便与男子说话,更勿
论进上一步了。全京城男子梦寐以求的两名女子,平日里便是想要亲近一下都不
可得,突然间就被这小子占走一个,而且是摘走红丸,这篓子可算大了去了。
  赎身?真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看那老鸨的脸色就知道了。自己辛辛苦苦投
下大本钱培养出来的摇钱树,这样就被这个小子毁了,何况这小子居然要为其赎
身,若不从这小子手里刮上几百万两,只怕是难平老鸨心中之恨了。
  小天则要郁闷得多,平日父亲忙于政事,对自己管教虽严,却是无暇顾及自
己,因此自己才能在府上偷偷荒唐一把。但想要拿钱为风尘女子赎身,怕是就算
老祖宗出马,那个熟读儒家经典的父亲也不会同意。何况老祖宗能否同意都是一
个大问题。
  限定的日子逐渐临近,若是不将红玉赎出来,怕是红玉就要被迫接客了。自
己的女人在别人胯下呻吟,只要想想小天就已经受不了了,尤其是妓院之中强迫
女子的手段多的是,到时就算红玉有一千个不情愿,怕是也没有办法反抗了。
  于是乎,狗急跳墙的小天居然想了个馊主意,要红玉在这段时间绝食,同时
放言若是不能跟小天走,自己便要自尽。
  说实话,就连小天自己也对这个办法没什么信心,这种计策对老鸨而言实在
是雕虫小技,想要对付这种小伎俩,老鸨怕是有一千种办法来应对。
  然而,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奇怪,老鸨居然没有应对,而且在小天趁机压价之
时,居然只提出了两万两的赎身费。这价格顿时把小天给愣在了原地,就连小天
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怎么个问题:这价格可是不到原先的百分之一呐。生怕老鸨
要后悔,小天赶忙掏出一张三万两的银票,连找零都没要就拉着红玉溜之大吉。
  然而似乎小天的运气走到了头,偷钱的时候没出什么事,把剩下的钱往回送
的时候,却被抓了个正着,送到老爷子面前。
  站在老爷子面前,小天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连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撒
谎了。而听了小天的招供,老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平日里小天进那些风月之
地,老爷子就已经大为不满,如今倒好,居然敢把烟花之地那些女子带到家里,
这还了得!
  现在想来,若不是如儿偷偷溜去通知老祖宗,就凭老爷子当时的火气,小天
怕是最少要在床上躺上三个月。
  不过,就算拼着被老爷子责罚小天也是决不后悔。因为红玉在床上实在是一
个让人为之疯狂的尤物,小穴又滑又紧,一旦进入,便将肉棒紧紧裹住,却又有
一股力量想要将肉棒挤出,每次深入,都要耗些气力。而正是如此,使人充满想
要征服的欲望。
  加之红玉身子韧性极好,在床上摆弄出许多娇媚淫浪的姿态,让人欲罢不能,
根本没办法去用什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之术,只想将胯下的玉人用最原始狂野的
方式征服。尝到红玉的塌上滋味以后,小天又岂肯松手?必要将玉人留在身边方
可。
                第二章
  悠悠然醒转,红玉只觉得全身如同要散了一般,稍稍动弹,顿觉下身传来一
股又痛又爽的滋味。低头看去,顿时禁不住脸色羞红,只见对方的阳具依然留在
自己的小穴之中,而且不知何时,那昨晚让自己欲仙欲死的东西居然又渐渐的充
血,弄得自己稍稍移动,下身便传来阵阵疼痛的滋味,可偏偏那股滋味里,却又
带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爽快,弄得自己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如今红玉方才明白自己真个逃离虎口又进了「狼窝」,尤其是还是一只欲求
旺盛的色狼。
  初次之时,小天被引诱得欲火难耐,没有什么前戏,上来便是狂抽猛送,亏
得红玉居然受得住小天的鲁莽。而如今自己方才切身感受到对方的手段,昨夜似
乎是要将这几天积累下的欲望一齐发泄一般,居然连续要了数次,弄得红玉一次
次泄身,最后红玉泄得全身酥软,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被没有了,更勿论迎合爱
郎的冲击了,只能任由爱郎压在自己身上大加挞伐。今日醒来,居然记不清究竟
自己被弄丢了多少次。
  一声娇呼,刚刚脱离小天怀抱,正准备下床的红玉又被小天搂回了怀里,而
小天的阳具不知何时居然又硬了起来,抵在红玉股间,而那双不怀好意的色手不
知何时已是抚上了红玉丰满的双乳。
  小天怎么醒的?其实你只要这样想一下:男人最敏感的部位在哪里?最能让
这敏感部位敏感的地方是哪里?因此,两个敏感部位在一起引发出的滋味,足够
把小天从睡梦中叫醒了。
  感受到爱郎的动作,三个敏感地失手的红玉只觉得一股股快感传来,全身的
力气如同被那快感全都给腐蚀掉一般,任由爱郎玩弄自己的身体,唯一所作的只
能紧闭双唇,生怕一时受不住这让人欲仙欲死的快感而娇吟出声。要是被旁人听
去白日里还在做这事情,那真的要把人羞也羞死了。
  小天却没有这个打算,阳具抵在玉人销魂洞之口摩擦,手上暗地里运起烈焰
销魂手,在红玉柔嫩的肌肤上抚弄起来,时轻时重。
  红玉只觉得爱郎的双手上如同有魔力一般,自其手上透出一股热力,被其手
抚到的地方顿时变得无比敏感,那热力更是透进自己的身体每个角落,与自己被
燎起的情欲融在一起,化成最原始的冲动,使得下身更是春潮翻涌,一阵阵空虚
感从小穴传来,想要被小天的硕大充实。
  偏偏已经是早上,红玉自是不敢出声,只能轻轻咬住下唇,生怕自己禁不住
出声,万一要使被人听见,那可真要羞死人了。却不知道自己这明明被弄得飘飘
欲仙,却又强自忍耐地样子,对男人而言实在是再猛烈不过的春药。
  小天情知红玉已是情欲高涨,轻轻吻上玉人的红唇,而后一路吻下去,弄得
身下的玉人禁不住娇喘起来,而当自己埋头于玉人股间,轻轻舔舐那销魂洞口之
时,红玉只觉得一股快感直冲自己脑海,再也禁不起这销魂蚀骨的快感,身子一
阵颤抖,一股阴精自小穴流泄了出来,竟是被小天弄得小泄了一回。
  小天心里亦是颇为惊奇,这销魂手自己也是一月前才从那浇花的那个猥亵大
叔那里偷来的,趁他兴奋得拿着自己给的那锭银子跑出去偷欢的时候自己翻箱倒
柜才找出来的,这几日受伤无事可干,自己便练习起来,如今方有小成,正好在
红玉身上试验一把,没想到效果居然如此强烈。
  自己仅是以手抚弄,再加轻轻舔舐蜜穴便已弄得红玉小泄了一回,若是自己
再接再厉,等到这功夫圆满之时,不知又会是个什么光景。
  小泄了一回的红玉,全身更是敏感无比,即便是闭着眼睛,小天的动作亦是
感觉得清清楚楚,而身上那销魂的快感更是愈加强烈,禁不住樱口轻张,娇喘起
来。其中又是夹杂着低低的呻吟,听得小天再也忍受不住,抬起身来,将阳具对
准早已是淫汁泛滥的小穴,用力前挺,顿时尽根而入。
  「啊……」突然被小天那阳具充实,红玉只觉得积累许久的快感一下爆发出
来,将自己的理智彻底淹没。而这呻吟一旦开始,红玉只觉得那快感再也无法控
制,而且随着自己的呻吟和小天的抽弄不停得增加起来。
  「好厉害……玉儿要死了……好深阿……顶到了……啊……公子好厉害……
玉儿真得要死了……要被公子弄死了……啊……」
  小天虽是想用些手段来继续挑逗这尤物,然而红玉的小穴却是愈加深入,便
是愈加紧窄无比;自己进得愈深,那温润的软肉便愈加将自己的肉棒紧紧裹住,
而那销魂滋味亦是愈加强烈,自己便是想要轻些抽送都做不到。
  其实小天能享受到这滋味,实在应该感谢那老鸨。那老鸨从开始培养红玉时
便已是做了长远打算,红丸被摘之前自然是有人追捧,而被摘之后开始接客,也
要凭塌上滋味将这些男人留住,因此,选择之时便是挑了身怀名器资质的红玉。
  要知道,这名器非是平白可得,十名女子中,便有一两人先天有这能成名器
的资质,而后天若是不及时的培养,这资质也是白白浪费,空成凡物。因此这名
器,穷人家女子每日劳作兼之营养不足,自然难怀名器;而富人家的大小姐大门
不出二门不迈,四体不勤,自然也是将那资质浪费掉。因此这妓院之中的头牌和
江湖上那美貌侠女,十之八九却会是身怀名器。
  妓院中那女子自然不必说,红玉便是每日习完歌舞,便要被那老鸨逼着盘瓮
练功,将那销魂洞真个练得让小天销魂无比;而江湖之上的女子多习内功,每日
练习之下,不仅功力上涨,下身之处同样受益,变得柔韧无比,便是没有名器所
助,比之平常女子却也是更加让人销魂。有点本事的淫贼俱是选江湖上的女子下
手,自然有其道理所在。
  如今小天碰上这销魂名器,只觉得那里面温热无比,又滑又黏,偏偏却是将
自己的阳具裹得不留一丝空隙。更奇的是红玉的销魂小穴没有平常女子修习媚功
后的吸力,反而有一股挤力,想要将小天那硕大火热的东西挤出去,那挤力全数
作用在肉菇之上,每次顶力而进,那强烈得销魂滋味让小天直想呼出声来。
  抽弄之间,只觉得泄意渐生,想要轻些抽送来恢复一番,却被红玉伸出藕臂
搂住自己的颈子,双腿也不知何时缠在自己的腰间,让小天想要缓一下都是不可
得。
  小天干脆深吸一口气,抑制住那股泄意,猛力大抽大弄,插得唧唧作响,抽
送之间,更是时不时采到那娇嫩无比的花心,爽的小天禁不住呼出声来:「好玉
儿……你这小穴太厉害了……这么紧……快把你相公的东西夹断了……唔……好
厉害……夹得我……要撑不住了。」
  狂抽猛送之间,只见胯下玉人已是欲仙欲死,早已是快活得说不出话来,樱
口微张,娇喘吁吁,双手软软搭在自己颈子上,原本紧紧缠在腰间的双腿也早已
没了力气,只情软在床上任由小天大加挞伐。
  「公子……快……玉儿要……要死了……死了……玉儿……啊!」
  已是全身无力的红玉突然浪叫出声,紧紧搂住小天,蜜穴深处一股股热流顿
时涌了出来,浇在小天的肉菇之上。小天只觉得肉菇浸在一股温热之中,泄意大
增,抽送数下之后,再也忍耐不住,阳具紧紧顶在花心之上,一股股白浆自马眼
之中喷射出去。早已是丢得欲仙欲死的红玉,花心被这浓精一烫,居然又禁不住
阴精大泄,丢得几欲昏死过去。
  过了好一会,红玉才回过神来,娇慵无力地偎在刚从自己身上翻下来的小天
怀里,只觉得全身如同被那热流融化了一般,融得自己全身没了半点力气,只想
永远偎在爱郎怀里。
  小天亦是舒服无比。红玉实在是个床上的尤物,现在自己的肉袋还有些隐隐
作痛,估计是刚才泄得太厉害所致。
  「外面那两个,进来吧!」话音刚落,外面的两个丫头顿时羞红了脸。
  刚才两人过来服侍公子起床,没想到小天居然大清早的便做那事情,两个丫
头食髓知味,自然知道其中滋味,里面声音不绝,两个丫头也是听得春心大动,
偏偏在外面进也不是,走也不是,好不容易里面消停了,正想少待一会等里面收
拾好再进去,却没想到自己在外面早就被发觉了,只得红着脸推门进去。
  见两人推门进来,红玉顿时惊叫出声,想要找被物遮身,才发现两人刚才弄
得激烈无比,被物早就掉到了地上。羞赧之下紧紧偎在小天怀里,却又不由得想
到两个丫头非是刚刚才进来,说不定自己刚才那样子早就被两人看见,这下可真
是丢死人了。
  「如儿月儿,你们两个出去吧,玉儿在这里就够了。」
  看这场面实在尴尬无比,只得将那两个丫环赶快打发出去。看着两个丫环如
释重负般退了出去,听到俩人脚步走远,红玉这才抬起身来,看见小天那色迷迷
的眼睛盯着自己身上乱转,禁不住轮起粉锤在他胸脯上一阵乱敲:「都怪你,现
在什么东西都让人看去了」。
  看着红玉娇赧无比的样子,小天那下面居然又有了想要起来的冲动,感受到
自己的反应,红玉赶忙收住手,要是再来一回,红玉可就真的受不住了,连忙起
身着衣,生怕被小天再度捉住。
  看着红玉走路姿势怪异无比,小天顿觉心满意足,昨夜荒唐了一晚,红玉的
小穴已是有些发肿,今天早上又被强行来了一回,怕是要让她痛上半天了。将这
尤物弄到如此地步,实在是让小天异常有成就感,若是柔儿也被弄成这个样子,
那可真的是爽歪歪了。
第三章
***********************************
  
  在下码字速度实在太慢,所以n长时间才更新一章。加之总不能在别人面前
码H文,因此码字时间也很少,不过第四章速度应该会快一点。
***********************************
  虽然每日白天出去跟那帮狐朋狗友荒唐,晚上在红玉抑或如儿月儿那对双胞
胎丫头身上销魂的日子实在是让小天乐不思蜀,但小天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始终
无法避过,而且三月后,那个大问题就要来到小天身上,而现在,则是那个大问
题的一个前奏……让小天不得不感叹这世上不如意之事还真是无法避免。
  坐在镜前,看着三个千娇百媚的美人服侍自己着衣洗梳,小天却是一点精神
头都没有,那双平日里最不老实的色手,居然也是难得的老老实实,没有在三个
美人身上乱吃豆腐。倒是三个丫环有些不适应了,真没想到少爷居然也会有这么
老实的时候。
  红玉亦是有些迷惑,不就是去相一次亲么?本来,相亲又不是一件坏事,何
况听说女方是江湖上出名的美女,她实在搞不懂小天有什么理由不高兴,能娶到
美女,那个小色狼应该是兴奋不已才对。
  其实红玉自己也是颇希望小天能快点成亲,原本因为老爷子的缘故,红玉本
来没可能进这府第,多亏小天磨了老祖宗半天,加之自己平日里卖艺不卖身,且
只跟小天一个人亲热过,算得上是小天的女人,这才由老祖宗出面,将红玉收成
小天的第四个贴身婢女,而前两个自然是身为双胞胎的如儿和月儿,还有一个,
却是据说回老家探望亲人,因此不在。
  这几个侍女连带自己,都是白天服侍小天起居,晚上则是轮流侍寝,所差的
仅仅是一个名份而已。可偏偏就是这个名份,让红玉放不下心来。
  那三名贴身侍女,甚至是这府里被小天沾过的其他的美貌侍女,都是出身清
白,虽说被小天钩上,失去了清白,可是有老祖宗和那个溺爱小天的母亲,那些
婢女反而是调到小天这边。虽说明里身份上或有所降,可是谁不知道偌大一个杨
府,小天这一辈的男丁却是寥寥数人,而且多是难成大器。
  小天虽说也有点不学无术,可是有个老爷子管着,好歹倒也学了不少东西,
这杨府的产业,十有八九是要让小天继承,因此,这杨府里面,小天却是个香饽
饽,任哪个女子不想争上一口,若是能得个名份,到时候便是实力不足以争宠,
至少也不必担忧下半辈子的生活。
  红玉虽说相貌出众,兼之塌上滋味让小天留恋无比,因此成了小天的贴身丫
环,可是小天身边女子太多,虽说能与红玉争宠的也只有那三名贴身婢女,可难
保万一哪天小天对自己没了兴致,加上自己出身风尘之中,到时若是没个名份,
可就难办了。
  所以众丫环中,反是红玉对这相亲最为积极,只盼小天早日成亲,连带将自
己收为妾室,让自己不再有后顾之忧。风尘女子从良之后,若没个名份,一旦失
宠即被赶出门外的事情,红玉可是从姐妹口中听说了不少。
  而我们的主角小天,若非老爷子强迫,小天可是绝无可能去看自己那个因指
腹为婚而造就的未过门妻子的。
  当你越不希望到某个地方,你就会发现离那个地方反而越近了,小天亦是不
例外。
  「公子,到了!」一句话顿时把正在马车里打瞌睡的小天叫醒。在老爷子的
怒视之下,小天只得强打起精神,去应对即将到来的灾难。
  「老哥可算到了,好些日子不见,小弟可是对老哥你想念得很那。」离沈家
庄还远得很,迎接的队伍就已经迎到跟前,而这最前面之人,自然是沈家庄的庄
主了。
  「数月不见,老弟亦是精神健旺,风采不减当日。」这是老爷子在与他这个
庄主义弟寒暄了。
  若是说来,一个武林大豪,一个朝廷大员,本来是不可能有联系的,除非是
仇人,可偏偏这庄主便与老爷子结为异姓兄弟。不过这倒是有缘由的,当年老爷
子还没有考取功名,正是一个寒酸秀才的时候,路上在一件破庙过夜,看到旁边
一少年已经是饿得奄奄一息,因此起了怜悯之心,将自己的干粮给那少年吃了,
救了他一命,少年感恩之下,愿意做书生护卫,保护其上京赶考。
  也许这就叫上天注定,因着少年的帮助,书生居然连续躲过数场劫难,安全
到达京城。若无少年相帮,怕是书生早已丧命。而后书生去求功名,而少年却是
身负家仇,故而告别书生去闯荡江湖。告别前两人结为异姓兄弟,相约出人头地
之时再见。
  没想到,十年之后二人再见之时,书生已是考取了功名,还成了当朝尚书之
婿。少年亦是得到奇遇,不仅大仇得报,还建立了自己的庄子,还娶了慕容世家
之女为妻。半年后,两人的内人居然同时有孕,欣喜之下,两人约好,若两人皆
得女则结为姐妹;皆得子则拜为兄弟;若是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那便来个亲上
加亲——可怜的小天,自己的终身大事就这样被决定了了……
  不过小天这名字可非「小天」,而是「啸天」。而起这名字的正是对面的天
下第一庄沈家庄的庄主。杨啸天,这名字听起来便是威武无比,虽说小天的性子
跟着名字实在不搭配。而对面那个一身白衣,神色冰冷的美女,名字却是老爷子
给起的:沈梦瑶,跟她这样子倒是有几分搭配。
  「天儿,快来见过叔叔。」看着小天无精打采地不过来,老爷子不得不出声
命令。
  听到老爷子叫自己,小天深吸一口气,打起笑脸,「啸天见过叔叔。」
  「好贤侄怎的如此见外,不过两月便是黄道吉日,到时你我两家成了亲家,
怎的还是如此生分。」
  老爷子也在旁边火上浇油,「天儿,还不改口?」
  说实话,这个丈人小天真得不想认,可是当小天偷偷看那冷冰冰的梦瑶的时
候,却发现美人紧咬嘴唇,大为恼火,显然是听到父亲这话非常的不高兴。
  「哈,若是能叫你不高兴,再难的事情少爷我也要做。」小天暗想道。于是
摆出一幅真诚的笑脸,「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此言一出,不仅两位父辈眉开眼笑,美人气恼无比,旁边沈庄主的一帮徒弟
脸色更是难看得要死。这小子何德何能,居然娶到这天姿绝色的师妹(师姐)。
  看着美人那幅气恼无比的神情,小天却是爽快无比,哼哼,谁叫你跟我过不
去来着。要知道,自从六岁时沈庄主将庄园迁至此地,这一对尚在母亲腹中就被
定下来的夫妻才是首次想见,可是——小天的恶梦也随之开始,似乎从一开始美
人就看着自己不爽,老是凭着自己会功夫来欺负小天。
  虽说,后来年纪渐增已是不再做那些孩子脾气的事情,可是美人就是不给自
己好脸色,虽说对待别人,也大多是冷冰冰的,可是似乎就是对小天特别看不顺
眼,只要让小天不好过,就是拼着被责骂也要做。如今终于小小的报复了这美人
一番,小天心中自然是高兴无比。
  「小弟我已是在庄中设宴,今日我俩一定要好好的醉上一场。」沈庄主似乎
没看见女儿的神情,揽着老爷子的肩膀将其请入庄中。小天却是心呼不妙,看梦
瑶那帮师兄弟们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怕是没办法从宴上走下来了。
               【待续】

俺去也最新网站 俺去也只要记得输 成人激情网 成人激情网色五月


上一篇:

下一篇:
【娇妻如虎】(1-3),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