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长篇小说

【与奴共舞】 第一章—第五章




               第一章
  我半躺坐在客厅的皮沙发上,手拿着电视遥控器,胡乱的按着找个有点意思
的节目来看,可是有点失望,找不到一个中意的节目,无聊中按了中央新闻台,
看着无聊的新闻,望了望胯下一对夫妻M,把双脚架在他们肩上,享受着他们的
口舌服务,从他们舌尖传来阵阵的苏麻感觉,我不自主的咪起眼睛,摆了个更舒
服的姿势,思绪有点飘浮起来,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十年过去了,很快,感觉上这十年过得真是快啊,那时还是个毛头小子,我
在我这个年龄的人群中算是很不错的了,十年前二十三岁就拥有了一套三房二厅
的房子,在我们市里第一个有电梯的高档住宅楼,二十层,最高那层,座西北向
东南,东面和南面都有大大的走廊,一望无际,连远山都望得清清楚楚,又高高
在上,在走廊上做什么事都没人看得到,做爱都不怕,哈哈,还有个天台,总面
积足足一百八十平方,在我眼中,这住宅楼最好的单位就是这一套,这小区的经
理原来不太愿意卖,想留着钓大鱼,我是请来我们单位的头人出面才拿下的,还
得了个好价钱。这在那时同龄人中是不得了的,朋友们都十分眼红,也是啊,二
十三岁,我大学毕业后就上班,还做生意,那时生意做起来也比较容易,我开了
一间书店,生意很红火,后来又开了一间运动鞋店,也不错,月利润有5千元以
上,我居住的城市是个比较小的城市,还有,我那时是市篮球队的主力后卫兼队
长,刚刚参加省赛得了个第二名回来,人气高得离谱,我也没多高,才一米八三,
这样子的身高显得我能力出众,又不比那些一米九两米高的队友那样子高高在上,
鹤立鸡群,我这个身高更显得平易近人。在这个不大的城市里,有不少" 粉丝" ,
男的女的都有,为了让我们能安心在市队打球,无后顾之忧,市里还让我市政府
宣传部上班,那年头,象我这样的大学生还不多,又有一定的能力和后台,所以,
当了个办公室副头,二十三岁的副科,前程无量啊,当时工资还低,一个月千来
块的工资,也不错。
  我买了房子后,请设计,搞装修,买家俱,入住,忙得我是焦头烂额,好不
容易忙完,接下来几天没有怎样出去工作,在家里休息,公家工作就是好,你不
干总会有人去干,三天不去上班也没事。
  住了不到几天,对面那套也装修起来了,我这楼房是一梯二户的高档住宅,
在这个住宅区最后一座,也是唯一的一座带电梯十六层的,其它的有十多座,都
是步梯,七层,一眼望去,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看起来那房子的主人也不大,
白白净净一小子,怎么好象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我还真有点闷,妈的,我没日
没夜的赚钱,人家怎么就那么容易啊?看着那小屁孩象什么事都不懂的样子,他
常常借故来我家看我的装修,说实在的,我房子装修的水平是很高的,楼上楼下
要装修都会来看看,借监借鉴,不过没像他这么几乎天天都来的,我开玩笑说你
是不是想装一个盗版的,那小子说:哥,要能真和你一模一样就好了,我是真想。
听得我鸡皮起一地,那声音还真叫人起疑心,这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接着我就打比赛去了,一打就是十多天,我又是主力,没得休息,打完回来
累得死了一样,接连睡了好几天还没恢复过来,早上我正睡得香呢,才八点多有
人按门铃把我吵,我有点生气,黑口黑面的,开门一看,对面房那小屁孩一脸媚
笑:" 哥,比赛完回来了,又能天天见到你了,你好厉害啊,又得了个第一名,
我好崇拜你啊。" 不是说拳不打笑脸吗,我也生不了气了," 哪听说的,还可以
了,没啥大不了的,就是个累,你也关心体育吗?看你这身子板不像啊,呵呵"
开门让他进来," 我说你小子有没有公德心啊,这么早,你不用上班吗?" 我脾
气也还行,也爱开玩笑,都是年青人,反正也醒了,再说能在这高档小区买房子
的不是自已能耐就是他老子有能耐,我也有想过上上下下去串个门,就是一直忙,
没时间。
  " 哥,你还没吃早饭吧" " 是啊,这不,刚起床,还没洗脸呢" " 你先洗刷,
我去给你买早点,你等着" " 别啊,怎么你……" 没等我说完他进电梯下楼去,
我只好由他去,赶紧去刷洗一通,不一会,他提着一大袋东西上来,哇塞,什么
都有,油条,牛奶,包子,还有不少零食," 这么多,你也没吃是吧,来,一起
吃,吃完我再还你钱" " 不用,哥,我房子装修好了,一会哥去瞧瞧,给我点意
见行不?" " 哈,你小子行啊,也在这里买房子,我拼死拼活这么些年,你才几
岁啊" " 哥,你别笑话我了,还不都是我爸给我的,说真的,除了工资,我一分
钱也赚不来" " 呵呵,你在哪上班" 我们边吃边聊,他叫李华,父亲是市里一个
局的副头,原来是个市下面的一个区的区长,他自已也在市委上班,是个文职,
才二十岁,母亲也是市里一个科级干部,家里就这个独苗苗,他父亲有的是房子,
他非要到这里买,只好由着他。
  我感觉他还真是个孩子,也没什么心机,连有多少处房子在这在那都和我说
了,心里直叹气,当官真他妈好,连儿子也享福,难怪有人问,什么最幸福?回
答最多的是——二世祖最幸福。
  吃完早点,我们一起去他家看看,原来就看到他大门好象和我的一个样,我
没在意,因为这豪华门一样的多的是,可是一进门,怎么看都不对," 我说李华,
你是不是很崇拜我,这不是都和我上边一模一样,连画都挂一样的,这主房床也
一样,没你这样子的喔" " 哥,你别生气,你听我说" 看我有点生气,李华赶紧
拉住我的手说,我一眼看去,这床单也是一个样的,真有点生气。
  " 我跟你说,哪天我走错门睡你床上可别怪我喔" " 呵呵,哥,我是看你上
面装修得太好了,看完回来想不出什么地方能改,改了哪都不行,这就全和你一
样,我是太喜欢了,你别生气啊哥" 我还是感觉有些不爽,不过也没说什么,笑
了笑,松开他的手,再看了看,多少还是有点不一样的,他这里棱角少了点,柔
了些。也就没多说什么,聊了一会,上班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老样子,上班下班,打球训炼,开店进货等等,过得无聊
充实。我那刚去上大学的小女友回来,住在我新房里,我们一起快五年了,因她
家实在太窄,她也没回,自然少不了做爱,有了自已的天地,我们完全放开了,
在客厅,厨房,特别是在走廊上边望着无边无际的远山边做爱,那是爽到了极点,
她放假三天,我们做了不下十次,女友坐上车回学校时偷偷告诉我,她的腿还是
软的,回学校得好好睡上一天,我听了心里又痒起来,呵呵。真想把她拉回家再
做个三次五次。
  看到我的女友来了,头一天李华还过来坐过,后两天就没见他来了(以前几
乎天天来),挺知趣的,我把女友送走后还不到半小时他又来了,过后都这样,
只要我在家,他就来,也不为什么事,就是在我这呆着,还总是给我做家务,什
么抹地啊,做饭啊,洗碗啊啥都做,我开玩笑说" 小李子,没你这样子的喔,要
不你干脆给我当菲佣得了。" 李华呵呵笑说" 哥,那得你要我才行啊" 他这人就
这样子,哥前哥后的叫,我好多次暗示他别老是来我家,他就是装做不知道,还
天天不是买早点给我,就做好端过过来给我,我也没办法,总不能强赶吧,再就
慢慢的我也接受了这个小弟,我自个家有两个哥哥,我最小,以前也想过有个弟
弟多好,再说说我家情况,我父亲是县里的一个有名的武术师父,开了一间不小
的武馆,两个哥哥都在武馆做师父,我二哥几年前连续二年出席全国武术大赛拿
了两个冠军回来,名气大了起来,因为武馆办得好,每年全市的警察训练都是在
我们武馆里代训,武馆中也有跌打医馆,父亲医术好,医德好,名气也很大,老
爸很疼我,就是生气我不回去帮他,可两哥哥都在那了,我也不能回去抢饭碗吧,
呵呵,虽然我也学到了他的" 真传" ,加上长年的体育生崖,其实大哥二哥不一
定是我的对手,因为我体能体力实在太好了,我对那些传统的武术套路兴趣不大,
主练的是技击,军拳,还有研究李小龙的技击法,都是比较实用的拳术,一招制
敌,我最厉害的是二节棍,比现在电脑网路里那些视频高多了,一支也好,两把
也好,最好的是左手短棍右手二节棍,一攻一防,二节棍重攻轻防,而短棍正好
补缺,无懈可击,动起来是一片棍影,也十分实用,有一次,两个警察兄弟在半
夜出警时碰到黑社会团伙流窜做案,有五个人,还有刀,打不过只能跑,我遇上
了,车上刚好有把二节棍,打得那五个流窜犯是头破血流,全都抓了,一审问,
好家伙,都有血案在身,从新疆窜到这里,又做了几个案子,这一下我是出了大
名,特警队找我谈过好几次想拉我入去,我也很想去,老爸不让去,单位头人也
不让,说去了最大也只是让你做个分队长,还是副科,副大队也只是正科,你得
呆多久破多少大案才能当上?这才没去成。不过我空闲时会到武馆里客窜一下教
练,警察学员很欢迎我,我教的都是年轻人喜欢的东西,特别是那出了名的二节
棍。
  不能拒绝李华,慢慢的他也和我混得熟了,我干脆把我家门匙给他一副,让
他自由出入,说实在我也没防着他,实际上他比我还富,再说我那有个什么东西,
他就非得买个和我一模一样的,这样子也好,不用我忙活,什么事他都包了,每
天家总是干干净净的,回家也舒服。
  有一天,晚上我店里点货点得挺晚,回到家已经快零点了,我推开门进去,
看到李华在客厅里皮沙发上睡着了,电视还开着,看到他那样子,我也没叫醒他,
进房拿了个毯子给他盖上,然后自个就去洗澡,洗完澡看他还在睡,不忍心叫,
就自已进房睡了。
  早上起来,早点都做好了,李华不好意思的说" 哥,昨我想等你回我再下去,
后来就,,,,就,,," " 没事,都这么熟了,别着凉了就是,以后注意点喔
" 有了一就有二,接下来李华就常常在我家过夜,他总睡在客厅,我在家也一样,
他就是赖着不走,等我睡了他就在皮沙发上睡,只好由着他。
  这样子又过了一段时间,那天,我记得是快五一了,我那小女友又差不多能
放假了,我正开心呢,我在家里看电视,李华也在,看到电视里的新闻,有一个
少年勇救落水儿童的,我正看得起劲,李华突然坐到我身边来,开始我还没注意,
直到他挨着我,手牵上我的手,我转过脸发现他这么近,吓了一跳,忙推开他"
你怎么了" " 哥,你不记得我了?" " 李华,什么记得?记得什么?""你还记得
8年前也是4月份吧,那年你初三,我,,,我,,,你真不记得了,,,,,,,
" 李华急得要哭的样子,我突然记起,那年4月是有一件事很难忘,那时我十六
岁,有一天早上我跑步,跑到榕江边好象听到有人在叫救命,急忙跑过去,见一
个小孩在岸边叫救命呢,江里一个小孩挣扎着,眼看就要沉下去了,我一个扎子
就跳下去救人,当时那个冷啊,我几乎了拼了命才把那小孩救上来,我那时也只
是个半大的小孩啊,前后差不多是半个小时的下水救人,我也是在鬼门关前走了
个来回,救完人岸上人山人海,我什么话没说就跑了,不是因为风格有多好,那
时还没这份心机,是实在太冷了,赶着回家穿衣服呢,不过,后来还是让人家给
找出来了,谁叫我老爸是名人呢,太多人认得我们一家人了,想想我有今天那救
人的事也是个原因,因为这事我出名了,学校也重点培育,做了球队主力,一直
到现在。
  " 呵呵,记得啊,那年我也当了一回小英雄,哈哈,怎么你也还记得啊,是
不是当时也在啊,就一直崇拜我是吧,好了好了,多大了,还哭鼻子,说你小屁
孩还不承认" 我笑着开李华的玩笑,不过他还真哭了,半响还在哭,我也奇了,
怎么这样啊?
  " 我就是你救的那个人啊,人家后来找了你好多次,你就是不肯见,只好偷
偷的去看你比赛,才能看见你" 我楞了,看着李华,还是没有印象,说真的,那
时救人就是一时冲动,哪还记得他是什么样子。
  "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记得了," 我只好哄哄他," 我说小李子,你怎么
报答救命之恩啊,要不要来个以身相许啊,哈哈,哥勉为其难收了你,哈哈" 我
就是这样,常常会没心没肺的开玩笑。
  李华一抬头,眼睛亮亮的,很认真的说" 哥,真的,我想做你的人,很长时
间了,我都不敢对你说,十三岁就想做你的人了,我做梦都想是你,做你的奴隶
也行" 我又愣了,看着李华那么认真的眼睛,我相信是真的,只是我虽然对同性
恋不排斥,读大学时同学中也有同性恋的,但要发生在我身上,也不能接受。
  只好开玩笑" 小李子,你要是个女人就好了,就是象个女孩也行啊,我当时
怎么就没救个女孩啊,那样多好是不是" " 好了好了,别说那个了,给我做个小
弟也不错啊,听话,挺晚了,睡了喔,你回不回" " 不回,都说了是你的人了,
小弟也好,小奴也好,哥这也是我家了" 我只好由着他,临睡前,李华走进我房
里,说" 哥,我想要抱抱哥的脚,行不,求你了" 看他泪花泪花的样子,我只好
顺着他,他抱着我的脚,轻轻的,把脸贴在脚掌上,好一阵,还蹭了蹭,我汗毛
都有点竖起来了,一阵恶寒,不过心里好象有点什么不一样的感觉,怪怪的,好
象是,又好象不是," 好了好了,睡了喔" 我赶紧把他赶出去,拒绝去感觉。
  谁知李华是得寸进尺,过后天天晚上在我家过夜,睡前次次要摩挲一下我的
脚,有几次还用嘴亲几下脚趾,不知说什么好,不过给人崇拜着的感觉还真是好,
尤其是这个人就在眼前,看得到摸得着。我也就没怎么反对了。
  五一女友回来,我们又是在一起,出游,做爱,生活,爽得一塌糊涂,我的
女友是个放得开的女孩,她十六岁那年第一次给了我,以后我们就常常做,她是
只要操爽了什么都能做,肛交啊乳交啊性虐什么的都玩过,前提是先给她几次高
潮,我最喜欢边操她边打她屁股,常常操完逼屁股都打得红红的有点肿了,还有
我也会摄住她的嘴巴鼻子干她,那样子阴道紧得要命,插起来真是爽,有时还绑
起来操,因为得避孕,不能射在阴道里,每次女友都会让我口爆,还总是把精液
吞下去,这样子口爆不管是生理感受还是心理感受都是爽到顶点,晚上睡觉有个
人抱着的感觉也充实了许多。
  可惜五一太短,只有七天,要是一个月多好,七号晚上送女友上了车,走着
回家正叹气,李华已经在家里了,这几天我早跟他说让他别过来,别打搅我和女
友的好时光,我推门进去看到他说" 小李子,这些天到哪玩去了,也没给哥来个
电话" " 我敢来电话吗我?你在这边砰砰砰的响,我那边连个好觉都没得睡,你
说你,,,,你,,,还有良心吗你" 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
  " 真是怕了你了,别哭啊,哪天你也找个女朋友不就得了,会不会啊,不会
哥教你,哥有点累,休息了喔,你呢?在这,还是回?" " 不回,都好几天了,
一见我就赶啊,还是不是哥了?" 只好由着他,我也没回房睡,洗完澡换了背心
短裤就在客厅皮沙发上躺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李华很开心的和我说着事,
不过我也没听进心里去,连着几天和女友在一起还真有点累了,听着听着就睡着
了。
  半夜口渴起来喝水,发现李华睡在我身下,很奇怪的方式,躺在我两腿间,
头枕在我大腿上,脸正对着我的小弟弟,这么近对着别人的小弟弟,怎么就不恶
心呢?我挺纳闷的。
  接下来的日子该乍过还乍过,平平无奇,还是那三步,上班,打球,开店,
偶尔回家看看老爸两个哥哥,老爸总是提要我回家帮他,我只好耍赖,偷偷跑了。
  李华常常把他的朋友们拉到我店里买东东,搞得他的朋友们有点觉得那店就
是他的一样,我也不说破,这小子常腻在我店里,比我还勤快,其实有这样一个
小弟还真不错,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就是我弟弟,呵呵。
  其间发生了一件事,李华的母亲开摩托车跌倒,手骨折了,因为认识,我请
了我父亲给他治疗,其间护理什么的当然就是我干了,本来没什么,就是医生病
人的关系,但他母亲一看到我就认出我是当年救人小英雄,然后就大为感激,总
是说缘份啊,其实李华早就说了,被我救后就关注我了,总把我当恩人,我很多
事他都知道的,房子就是故意买在我边上的,才能接近我。
  没过多久李华母亲的手就好了,因父亲功力深,也因我护理得好。李华母亲
见李华和我这么好,还有就是因李华天生也胆小,我又是能力很好,所以就和我
商量,能不能和李华结拜成兄弟,我和父亲说,他说无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
结就结吧,于是就仪式仪式一下,李华十分兴奋,喜欢得要命,这回更得意了,
篷人就说我哥我哥的,怕人不知道似的。
  这下李华几乎天天赖在我家里,一回来就往我这钻,没办法,不过还真像得
了个倒贴钱的菲佣,家里总是干干净净,整整有条,零食是什么都有,我什么都
不用做,回到家就舒舒服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李华忙前忙后,连茶都是他
冲好端到我手中。
  有时观察李华,他要是个女的就对了,体育一点不碰,家务样样精通,他还
有一手好舞蹈,不过是那个孔雀舞,身体好象练过喻咖,柔软得要命,他能把头
夹在自已的两大腿间,还是正反都能做到。他把我家里搞得整整有条,有朋友来
我家喝茶,看我家这样,问我是不是已结婚了,哪有单身汉的家这样干净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女友放了两天假,赶紧回来和我团聚,看到家里这样,也
看到李华,偷偷开玩笑说你行啊你,搞个小男奴在家里。我告诉她这个是你小义
叔,别瞎想,以后他叫你嫂子呢呵呵。
  李华也没做电灯泡,见她来了,就回去了,不过他走时好象很不开心,我也
没多想,女友来了我高兴得要命,什么都不说,先干上几次再说,一下子把她脱
个精光,按在床上,提枪就干,没几下女友就高潮,再干,一个下午我们都是在
床上过的,把好久的思念都做出来,晚上出去吃饭,逛街逛商店,回来还是做爱,
做完抱着女友睡觉,半夜里睡醒,看着女友赤裸的身体,忍不住抚摸起来,没多
久她也醒来,湿成一团,于是又插入,她很快又高潮了,很满足,但我还没满足,
舔我JJ,还是没射,就走后门,拿来鱼肝油挤破滴在屁眼上,我的弟弟插进去,
又滑又紧,抽插再抽插,没多久射在她直肠里,烫得她又是高潮了,爽死。
  时间还是太短,女友带着一脸满足和疲惫上车又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回到家,
只见李华嘟着嘴巴正收拾着房间,别说还真乱手纸,零食,被单,什么都有,一
地都是,呵呵,只有一天啊,哪顾得上收拾了,再说也是习惯了没有去收拾,我
只好呵呵直笑 "小李子,你就帮帮哥吧,有个好弟弟真是好中,呵呵" " 好了好
了,哥,你休息一下啰,这个我来就好" 李华一边收拾一边啰啰嗦嗦的和我说话,
我拿个裤衩去洗个澡,洗澡时门没关紧,洗着洗着李华伸个头进浴室" 哇,哥,
你身材直好,好崇拜你喔。" " 你要死啊,出去,快啊,信不信把你奸了" 我边
玩笑边把他赶出去。
  洗完出来看电视,屋子又恢复了干净,我坐在沙发上,李华端了杯茶给我,
然后很自然习惯的坐在我跟前地上,手肘搭着我大腿,身子半倚上,给我讲起正
在播出的电视剧情节,由于尽快,我很少跟这些一出就有三、五十集的肥皂剧,
可李华就不一样,他讲起来滔滔不绝,绘声绘色,,所以有时我也会和他一起看
上一集两集,看上这一两集,全出剧都能了解完,完全不费心力,很放松。
  李华边讲边聊这聊那,坐着坐着移到我两腿中间,双手扶在我的双腿上,平
常也有这样子坐过,我没怎么在意,他把脸贴在我大腿上,轻轻摩擦,平时也有
这样,我阻止过,可是他总是有说词,习惯了也自然了,但这次李华几乎是贴在
我大腿根部,我收缩一下,往后坐,他横了我一眼,继续跟着贴近,继续摩擦,
我还真有点硬了,短裤比较薄,一下了顶到李华脸上,我感觉到他眼睛好象一亮,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无路可退,跳上了沙发。
  李华嘻嘻的笑," 哥,你还怕我啊,不是说奸了我吗?来啊来啊,嘻嘻" "
死小李子,你个骚货,你真有这倾向?" " 你要不要,你要不要,嘻嘻" " 好了
好了,别闹了,好好看电视" 于是,没有再往下发展,看看电视,这两天和女友
做得不少,有点累,兽性也发过了,就早早去睡了,天气热,在厅里沙发上开着
空调睡,李华睡在另一只沙发上,还是那样,睡前总要抱一下我的脚,亲一下,
不过他是更放肆吧,越来越往上,都亲到我大腿上了。
  其实我心里明白,他就是个同性恋,只是感觉没什么害处,还有就是时间长
了也没觉得他这样有多恶心,我原来对同性恋或者易性癖也没太多的反感,朋友
中也有这样的人,只是自已不会就是了。
  半夜里大腿小腿都有点痒,睁眼一看,李华跪在我跨间在舔着," 去去去,
哥不要,再这样赶你回去喔" 李华赶紧爬开,我起身想去倒点水喝,看到李华好
象神情有点暗," 好了,小李子,我说你要是个女孩就好了,这个表情就对了,
活像个小骚婆,去给我倒杯水,口渴了" 李华看到我没生气,又高兴起来,爬起
来去倒了杯水,拿过来给我,本来好好的,可递给我前试一口看看烫不烫,他那
嘴刚刚不是在舔我," 去去去,哪有你这样子的,重倒重倒" 李华一听,一下子
跑去浴室,又是刷牙又是洗手洗杯子,完了再出来倒水给我喝。
  " 小李子,你喜欢哥是吧,你是什么时侯发现自已是同性恋的,还有别的什
么行为吗?都说出来" 我开起玩笑来总是没心没肺,李华有时也会学我。
  " 是啊哥,你要不要我" 我涅了,只好笑笑,躺下再睡,这么一闹,有点睡
不着了,还好灯关着,有点尴尬,感觉有点冷,我起身拿了毯子,也给李华一张,
轻轻给他盖上。
  转身睡下,只听李华悠悠叫了声" 哥,我想和你聊聊,好吗?" 我说好啊,
你说吧,我听着,于是,李华开始讲他的事,原来,他从小就胆小怕事,他父亲
又长期在别的地方工作,家里只有他母子,那天落水是因为和同学出来玩,手脏
了去洗,那次出事以后更胆小了,被我救起时因为有点昏迷,我抱他给他的感觉
非常强烈,后来就一直想,一直迷恋那种感觉,去找我我又不见他,只有远远望
着我,这样一来二去,就成了同性恋,也有了易性癖,长期以来,眼中只有我一
个人,把房子买在我旁边就是他接近我的第一步,和我相处这么久,才敢慢慢露
出他的本性,直到和我真正结成兄弟,才敢大胆点,看到我和我女友在一起胡天
胡地,他在对面哭到昏天黑地,但又怕,很难想像我会接受他,只能一点一点的
进行,他只要一触到我的身体就兴奋得心跳加剧,但试过碰到别的男人都只有恶
心,碰到女人也一样,只有恶心的份。想过只要能在我身边,做什么都行,当只
宠物也行。
  他常常会做梦梦到他是一个女人,跪在我身下舔我,从我的脚舔起,最后给
我口交,直到我射精在他嘴里,睡醒发现梦遗了。他试着买些女人衣服穿,还有
内衣内裤,也很着迷,又不知道我的想法,还看到我不是滥交的人,真是又爱又
怕。
  这些我是想过的,在我意料之中,不过真听到还是有点乱,沉默,只能沉默,
不知说什么好。
  " 哥,你说句话好吗?我怕,别生气啊" 黑暗在李华怯怯的声音。
  " 这事以后要聊吧,哥有点累,睡吧" 一夜无话,早上起来,一切老样子,
早点做好了等我吃,衣服洗好晾好,要真是有个小女佣这样多好。
                  第二章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那天晚上朋友请吃饭,有点喝高了,打电话叫李华来载
我回家,回到家有些找不着北,李华忙前忙后的,我冲完凉就倒下睡了朦朦胧胧
中感觉大腿小腿有点痒,也没在意,还是睡,又梦到女友在舔我的鸡巴,好舒服,
轻轻伸出手按着她的头上下摆动,压下去,突然听到几声咳嗽,鸡巴一阵发紧,
一个激灵发现不对,女友在我的长期训练下已经炼就深喉功夫,早就能把我十八
公分的鸡巴全吞下,我一下子全醒了,眼前的情景让人哭笑不得,我的短裤被脱
了放在边上,身上什么也没穿,李华披着假发,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女人内衣,三
点式的,正跪在我两腿中间,嘴巴正对着我硬硬挺着的鸡巴,还在咳嗽,我有点
生气,站起身,还是半笑着看着李华,看他给我个什么解释。李华还在咳嗽,抬
起头望我,见我生气呢,爬过来抱着我的腿," 哥,别生气啊,你要是生气打我
好吗,别赶我,当我是条狗也好。" 我想了想,算了,坐了下来,酒倒是醒了,
这才发现身上没穿东西,李华趴在我跨下,披着长发,内衣也挺性感,要是看成
女人还真不错,他一脸虐诚的看着我,看我脸放松他也是松了口气,我说" 你真
想舔?" 李华一看有门,忙点头,我心里有点乱,试试?给他一次机会?可是,,,,,,
正想着,李华凑近前来,我忙按住他的头," 我还没想好,先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让我喜欢再说,去,不是说当小狗吗,爬两圈,要摇尾巴" 我只好缓一缓兵。
  李华爬到厅中央,真的就学着狗爬起来,边爬边摇屁股,还别说,挺骚的,
身体挺白,屁股不大,他是那种瘦不见骨,肥不见肉的体形,还轻轻旺旺的叫,
看到我挺高兴的,李华也兴奋起来,一圈又一圈,我没叫停他就不停。
  " 行了,过来我看看,小骚货" 爬了过来," 转圈,原地" 我看着他的身体,
还是没什么感觉,看来我还真不是同性恋的料。
  "把三角裤脱了"
  李华害羞的脱了三角裤,他还是只" 白虎" ,怎么会没有毛,我问他,原来
他本来毛发就少,后来开始长毛时觉得不好看,从就总是拨,还用过脱毛膏和绝
毛膏,现在是连一根毛都没有,一条小小的鸡巴软软的垂着,白白嫩嫩的,没看
见旦子,怎么会这么小。
  " 会硬吗?" 我问他," 会,哥,我舔你好吗,我舔着舔着就会硬的" " 等
一下,我先去撒泡尿,你跟着" 起身往厕所走去,李华想站起来," 爬过来" 我
命令,来到厕所,李华趴在我身边,象只小狗。
  我突发奇想," 李华,想不想喝哥的尿?" 李华有点犹豫,看我眉头皱起来,
忙说" 要,要,要,我要" 让他在我面前跪好,把鸡巴插到他嘴巴里," 接好了,
不准流出来喔" 李华嘴里含着鸡巴,只能唔唔的回答和点头,我开始排尿,刚才
喝了酒,有点难,还有就是第一次被人含着撒尿,李华明白,舌头慢慢搅动,挺
舒服的,才开始撒出尿来,开始控制得很慢,他一口一口的吞咽,还不错喔,在
别人嘴巴里撒尿的感觉还真好,接下来我就不控制了,李华做得很好,全吞下去,
一点也没漏出来," 看不出还挺有潜质的嘛,不错喔,好,去刷一下,我在沙发
上等你" 我坐在沙发上想着刚刚的事,有点荒唐,李华走过来,跪在我的跨间,
看着我,那眼神怯怯的,我摸了摸他的头,轻轻的往鸡巴上按去,李华张开嘴含
了进去,我伸了伸腰,靠在扶手上,鸡巴向前挺了挺,李华知道我的意思,努力
的吞着,我发现他的鸡巴真的硬了,不过还是小,五公分最多吧,细细的,像小
指那么大,颜色很淡,叫他屁股翘起来,我喜欢打屁股,用手掌打他的屁股,他
的屁股很白,很嫩,一点斑点都看不到,一下一下的啪啪声,听到都爽,把屁股
打得红红的,李华真是被虐的因子,这么打,小鸡巴还硬得直直的,我一手打他,
另一只手抓他的胸,只听李华突然" 啊" 的一声,低头一看,他射精了,嘴巴还
含着我的鸡巴不放,眼睛迷糢,身体抽怵着。
  过了一会,李华回过神来,嘴巴又舔上来,明显的,又开心又兴奋。
  由是是喝过酒,感觉不是多强烈,又舔了半多个钟头我还没射的意思,站了
起来,手按着李华的头抽插,李华一脸陶醉,嘴巴张大大的,任我插,插得他口
水流一地,最后来了感觉,深深的插在他咽喉里射精,他还不能适应,咳嗽,但
不肯放开,直到我射完坐下还含着跟下,头深深埋在我跨间,吞咽着精液,含得
紧紧的。
  射精的快感很爽,还是在一个男人嘴里,我是从来就没想过,坐在沙发上休
息,感觉很放松,李华还跪在我跟前含着鸡巴,抬头看着我,指了指地下,低头
一看,又有一点白白的东西,呵呵,原来他第二次射精,自始至现在,他的鸡巴
没碰过什么东西,就射了两次精了,还真是做性奴的料。
  一阵尿意袭来,我说:" 接住,尿了喔" 李华点了点头,含得更紧了,尿不
多,我也放松的撒,一点也没滴出来。
  我看着他,这个性奴是要定了,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和脸,接着躺下,睡了,
李华去洗刷了一下,躺在我身下抱着我的大腿,甜蜜的睡去。
  躺下一时还睡不着,我想了想刚刚的事,怎么会接受同性,很难想像,还有
把尿撒给李华喝,这也是我从来没想过的,早就想过这小子可能是同性恋。我问
李华" 小李子,刚才你感觉怎样,什么地好什么不好都说,刚才吃尿什么感受,
说" 李华说什么都好,只要能和我在一起,他什么都能接受,我喜欢什么都行,
刚听到要喝尿时没心理准备,一含上鸡巴,感觉就来了,好棒。以后还要吃。我
无语……
  早上醒来,第一次李华起得比我晚,他还在睡,抱着我的大腿,嘴巴正顶在
我阴囊下,坐起身来,他倒是一下子就醒了,睁开眼睛,眼前就是我硬硬的鸡巴,
楞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伸出舌头舔上去," 别动,我先去撒泡尿,憋得
难受,不爽。" 想起身,李华含着鸡巴不放口,还呜呜的叫,明白他的意思,我
站起来他跟着跪直,一泡尿直接排在他嘴里,靠,人贱不用教,放松撒不用控制,
一点也没漏出来。
  自此以后,李华常常给我口交,几乎天天早上起床的那泡晨尿我都会撒在他
嘴里,晚上他会穿着性感的女人内衣在家里走来走去,还常常学狗样在我脚下蹭,
很乖巧,我小女友来了他就回自家住,女友回学校他又上来。
  李华很贱,可能这只是在我面前这样子吧,我去过他工作单位,他是个办公
室副主任,我看他批评手下时也是挺严厉的,一点也没有在家里那个柔弱的样子,
只是看到我在看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晚上回到家里,一入家门,李华马上跪在地上,给我脱鞋,脱袜子,放好,
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很快冲好茶端到我手中,接着到厨房一阵忙活,做好饭
叫我去吃,我吃时他跪在我身边看着,我以前好多次说不能这样子,要吃一起吃,
但他就是坚持要这样子,说奴隶要有奴隶的样子,看着我吃他就十分幸福,等到
我吃完了,走开,他才吃饭,收拾,一条龙全做完,才来我身边陪我一起看电视,
这个过程得有一二个钟头吧,他总是全力要保持他是一个奴隶的身份,而且是一
个女奴,常常会穿上少女的衣服做这一切事,李华的身材还不错,是那种胖不见
肉,廋也不见骨的样子,近来他从网上购来丰胸膏,天天擦,胸部已经有些女人
样了,尖尖的,屁股也有点翘,现在穿起女人衣服来不细看还真是个女人不知道
是我还没想要,还是他也没提过,我对他的屁眼没多大兴趣,没想要操他屁眼,
我知道同性是有这个的,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觉得脏。李华也没提,给我口交
他就能兴奋高潮射精,已经很满足。
  女友读的是本科,4年,离别的日子总是比相聚的日子多,李华的存在正好
解决了我性能力太强的问题,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女友的一种走私。我和李华开
玩笑说,小李子,你吃下我的精液可能比你吃的盐还要多吧。李华呵呵笑,说,
哥,还别说,我都能从你精液的味道知道你每天都吃的东西,含着精液我都会感
觉一阵子,现在习惯了你的味道,几天不吃,我就全身感觉不舒服。我靠,我的
精液是毒品啊?
  有一次,李华在舔我鸡巴时,舔着阴囊,舔着舔着,我感觉我的屁眼有点痒,
就把他的头往下按,李华十分乖巧,舌头扫到我屁眼上,那麻麻的感觉一下子把
我电到了,太舒服了当时,我手使劲把他的头压在我的屁股上,他软软湿湿的舌
头在我屁眼上一下一下的沟通着,爽得我一下子有射精的冲动,把李华的头拉回
来,插他的嘴巴,没几下就射在他嘴巴里,真是爽,从没试过这样的感觉,我最
脏的器官和另一个人吃饭的嘴接触,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感觉都是全新的,不知
道怎么形容,很剌激,很爽,很强大。
  因为有美好的感觉,所以也就常常做这个动作,我不喜欢躺着把屁股翘高起
来给李华舔,这样子有点像他在奸我,呵呵,这是我的感觉,李华倒是很喜欢,
因为鸡巴和阴囊正好会在他脸上,全方位的感受到我的性器官,于是我想了个比
较有感觉的体位,我站着,一只脚提起踏在椅子上,李华跪在我屁股后面,双手
抱在我大腿脚,从后面舔我的屁股,屁眼,还有阴囊,我会弯下腰,露出屁眼给
他舔,很舒服,常常会做这个动作,试过一次因为很舒服,我没叫停,李华一个
姿势舔了半个小时,接着我又插他的嘴巴近一个小时,完事后,看李华嘴巴肿得
老高老高的,我也是有点心痛了,抱着他睡了。
               第三章
  又过了一些日子,单位里那位办公室主任年老退休,部长找我谈话,然后我
从副主任当上了正主任,二十4岁就当上了正科,在市里有数就只有几个,其他
几位的父母不是市长也是副厅,只有我是一个人父母没在市里上班,真有点高处
不胜寒的感觉。不过我也不怕的,我们单位头儿是我爸的老战友,那时我爸是一
连老连长,他是二连新连长,两人相差十来岁但感情好得很,还有市公安局正副
局长都是我父亲的弟子,我也有好多" 弟子" 在公安局和沛出所当官呢,人气太
旺了。
  李华的父亲也当上局长,他上调到市之前就是个区长,正处级,当时市里正
好没缺,只好当个常务副局长,正局长退二线了,他也就坐正了。
  那时电脑网络慢慢普及起来,我也是很早的开通了宽带,有了网络这个大染
房,好多事,好多问题都得到了解答,我研究了好久,原来先都只是知个毛皮,
李华这个样子叫CD,也就是变装性奴,和同性恋多少是有点分别的,而我这个
样子,是双性恋,网上也有好多解释,不过我想过,要是别的男人变装给我看到,
我只有恶心的份,那可能有一点性欲?所以,我算不算双向,也很难说。
  网络给世界带来了精彩,也带来罪恶,在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的同时,也
给人得到做坏事的方便,当时有一个聊天室,叫施虐的恋人,现在可能还在,施
虐的恋人本来是日本的一本漫画书,书中写的就是一对男同性恋人的故事,而且
其中一个是施虐者,另一个心甘情愿的被虐待,爱得是天晕地暗,那个聊天室就
是照这个书的内容开的,在里边聊的挂着的都是男人,有主有奴,有S有M,我
研究发现,SM和主奴也是有些不同的,SM是施虐和被虐的关系,主奴是上下
位的关系,M有多个S或者S有多个M是可能发生的,但奴就绝对不能有多个主
人,当然主就可以有不只一个奴。当然,这些各人有各人的理解,我理解的不一
定都对。男同性恋和变装奴也不是一回事,男同是男人爱男人,变装是男人喜欢
穿上女人衣服,也是喜欢男人,但心里是觉得自已是个女人,这一点和男同是不
一样的。人妖就是变装的一种,泰国人妖那就是最专业的变装了,还是国际化的,
产业化的。
  我和李华当然是主和奴的关系,他还是个变装狗奴,不过我也多少有点暴力
因子,李华身上屁股上有时会给我打和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插深喉时有时还会
翻白眼,太深了,喘不过气来,他也有受虐的因子,在承受这些虐待同时,往往
会高潮射精。
  装好网络以后,李华常常一上网就泡在那个施虐的恋人聊天室里,在那里和
人聊天,和里边的人交流学习知识,SM,同性恋,还有那些捆绑,变装啊什么
的乱七八糟都学了一肚子,我回家时,他就拿出笔记本给我看,一条一条对我解
析,然后我们讨论,我也偶尔会上去和那些聊天室的人聊聊,在那里我发现,这
奴居然比主多,这M也比S多。原感觉李华就是个异类了,这天下这大,无奇不
有,生活还没怎么奔小康呢,没饱暖起来就能生淫欲呢,很是纳闷,不会是天下
将乱,必生异端吧,呵呵,过虑了,这是国家的事,咱小民就不用操心了。
  我在聊天室注册了一个网名,不多久,聊天室好多人都知道我是个主,还是
个不错的主,一上线好多奴都会找我聊天,这主少奴多的,主不够分啊,再说一
个奴只能有一个主人,要找一个主不容易,找到好的主人更是不容易,很多奴他
不敢轻易就认主,还有就是网品如人品,一个粗劣的人,他不可能一上网就能变
得文绉绉起来,反过来也一样,要认我做主人的还真不少,我一上网,李华就会
有点紧张,生怕哪个有素质的奴会打动我,说实在的,我对男人还真没兴趣,李
华也是老长老长时间才打动我的,所以,在聊天室也就聊聊,看看别人有什么好
的玩法,有趣的玩法就是了,这天南地北的,也不可能说随便认一个奴,网络上
玩个屁啊。
  在聊天室,一般主人和主人是很少聊上的,不过有一个主就常找我聊,他是
成都的,好像聊天室成都人还不少,他有几个奴,同城的,有一个和他住在一起
的,有时侯还会3个人4个人一起做爱,我很好奇,怎样玩的?什么样子?我倒
是没怀疑过他的话,说实在的,网络上根本就不用骗人,天各一方的,聊得好多
聊几句,话不投机擦肩而过就是了,说假话没意思,有看到过他们玩的照片,三
个男人抱住他的脚在亲吻,我是鸡皮疙瘩掉一地啊,我问他有操过屁眼吗,他说
每次都有,我说你不怕脏啊?不怕得病啊?他都笑死了,说你不会没听说过灌肠
吧,还有,他的奴都是只有他一个主人,没别人玩过,哪来的病源。
  灌肠是个医学名词,知道是知道,没想过用在这上面,李华在旁边看到我们
的谈话,抢过键盘和那个主人交流如何灌肠,我也就出门到店里去了,那个主人
懒得和他说,叫来他的奴,两个贱货就在那里聊得起劲,这一下子李华得到了好
多东西,晚上我一进门,李华就趴在我腿上兴致勃勃的给我讲起他下午的心得,
讲着讲着,嘴巴老是在我大腿跟上磨蹭,眼睛忽闪忽闪的,突然,他跪在我跟前,
说" 哥,我准备好了,灌肠灌了一下午,里里外外都是干干净净的,哥要了我吧
" 听了他的话,我挺犹豫的,没想过,真没想过,不过自从收了这个小男奴,这
个事就是早晚会发生的,我点点头,李华一下子高兴得抱住我的腿,我示意他给
我脱裤子,他乖巧的用嘴巴解开我的皮带,在我的训练下,李华能用嘴巴做好多
事,我不喜欢他的手碰到我的性器官,只能嘴巴和胸碰到,别的部位碰到我就会
打他耳光,只见他双手趴在地上,用嘴巴帮我脱裤子,脱完了脸颊磨蹭我了大腿,
内侧外侧,再从大腿内侧舔上来,仔仔细细的,腹股沟,阴囊,再舔上鸡巴,慢
慢的他鸡巴也硬了,还是那样子,小小嫩嫩的,我的鸡巴在他咽喉里抽插着,流
了他一胸部的口水。
  " 真想要哥操你?屁眼?" " 哥,来吧,我下午灌肠灌了好几次,刚才还怕
不干净,又再灌了一次,上了刚买的人体液体润滑油,每一步准备我仔仔细细的
做,一个细节也不放过" 说完,他脱下性感三角裤,趴下,翘起屁股,露出红红
嫩嫩的屁眼,我发现,这白白圆圆的屁股还真不错,挺性感的,对我还是有些吸
引力,和女友做爱时常常有操肛门,操屁眼和操逼是不一样的,我最喜欢看到的
就是鸡巴插在女友屁股上,毛茸茸的,就像女友屁股上长了根尾巴,看到这个样
子我就会更兴奋,更用力插,还边拍打屁股边插,更爽。
  李华的屁股有点不一样,屁眼上白白净净的,一根毛都没有,抹上了润湿,
我伸出中指捅了一下,很明显屁眼很敏感,收缩了一下,把鸡巴再伸到李华嘴边,
他会意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舔,特意留了很多口水在上面,把他的头按下去,屁
股更翘了,头顶在地上,像一只小狗,我把鸡巴顶在他屁眼上,慢腾腾的磨蹭着,
我知道这第一次不能太着急,因为李华很紧张,屁眼收缩得厉害,太着急可能会
伤着他,慢慢的李华开始有点痒,就放松开来,我轻轻拍打着他的屁股,一个用
力龟头顶了进去,李华痛得直哼哼,我又慢慢的抽动着,一点点,让他好适应适
应,没过两分钟,李华就适应了,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女友第一次肛交时是
从头喊到尾,这倒好,李华自已摇动起屁股来,这屁眼就是紧,开口处紧紧的圈
住鸡巴,加上李华把润滑油挤到里面,,屁眼里是又紧又滑,很爽,很有感觉,
我也用点力抽插起来,插了几下,鸡巴全顶进去,李华低呼几声,直抽凉气,感
觉他已经适应,我也不怜香惜玉,用力抽插,寻找自已的感觉,这紧紧滑滑的感
觉真是不错,比在他嘴巴里还爽,插嘴巴时不时还会碰到牙齿,龟头会有点疼,
影响感觉,屁眼里全是滑窄的感觉,我知道这第一次插屁眼不能太久,于是全力
寻找射精的感觉,插了不到二十分钟我的高潮就来了,龟头给屁眼夹得酥酥麻麻
的,我骑在李华身上,几乎是坐在他屁股上,一阵狠插,最后全插进去,射精,
射完,叫李华双腿伸直,俯卧,我压在他身上休息,鸡巴还在屁眼里,他转过头
来,嘴巴寻找我的嘴巴,亲上来,我亲了亲他,舌头伸到他嘴里,他吮吸着,舌
头和我相缠绕,这是我第一次亲吻他。
  休息了一会,我起身,坐在床边上,拍拍李华的屁股,他慢腾腾的起来,我
看到他档部粘粘糊糊的,他也射精了,这还是挺奇怪的,我第一次搞我小女友屁
眼时她疼得死去活来的,两天走不了路,李华没事,居然还能高潮射精," 李华,
感觉怎么样,疼吧" " 哥,我爽啊,心里,身体都好爽,最后你压在我身上,亲
我那阵子我最爽,都有点晕过去了,我也是那时射精的,又疼又爽,你热热的精
液射在我里面,爽死了".说完,他站起来指了指他的跨部,我看到了,笑了一下,
摸了摸他的脸,摄了摄鼻子,把他拉近来,亲一下,放开,我就躺到床上去了,
本来想休息一下,再去洗个澡,身上流了汗,有点油腻,李华看我躺下,他正好
站在我两腿间,就蹲下趴在我跨下舔上鸡巴,我一下子坐起来,手按住他的头,
推开不让他舔,为啥,这不是刚干完屁眼吗,脏啊,李华看着我眼睛,知道我的
意思,摇了摇头说" 哥,不怕,我不怕,刚才口交过后你不是还亲了我吗,你都
这样子我还在意什么啊,还是老样子,把尿撒在我嘴巴里吧,没事,我有感觉的
" 说完拨开我的手,把鸡巴全含在嘴里,舌头一下一下搅动,再把阴囊,大腿边,
小腹上都仔仔细细舔了一遍,又含着鸡巴,静静的等着,好乖巧的样子,我摸摸
他的头,放松一下,尿了出来。
  还是那样子,有一就有二,李华常常会把身体灌干净,等我,我有兴趣就操,
没兴趣就不要,不过我还是比较少操他屁股,口交倒还是常有,不知道为什么,
大多是没兴趣吧,毕竞我不是同性恋。其实我心中清楚得很,我不是同性恋的料,
为什么,因我看到李华的身体不会冲动,但看到小女友的身体鸡巴一下子就硬起
来了,不一样的,有时在街道上看到性感女人也会有硬硬的感觉。
  李华还是常常上网聊天,有一天晚上我回家早了,还不到21点,李华正聊
得起劲,看到我回来,喜欢得要命," 哥,快来快来,我发现新大陆" 我上前一
看,他正和一个网名叫" 箩莉" 的聊着,在网上聊天,网名自已乱造,也没什么
好奇怪的,不过这个施虐的恋人聊天室是男同性恋主题的,起这个名有点不对,
箩莉是日本指那些已开始发育但没有发育成熟的小女孩,要是叫正太就对了这个
聊天室,这个叫箩莉的我想可能是个小男孩吧,还是个变装的小男孩可能,才会
起这个名。
  " 可能是个变装男童吧,和你一样,还什么新大陆" " 不是,我和他聊好久
好久了,好像是个女的,还什么都懂呢,还有,好像是我们这里的,说了好多市
区的街名" " 有这种事?不会吧?你看过人了吗?""没呢,不过加了Q,我转到
Q上和他说话,要不,等一下你和他聊聊,我说过我和我的主人一起住,他都羡
慕死了,他还找不到主人呢,好骚好贱的那种,他还说他是个处的呢" " 这话也
能相信?你说了你是这个市的人吗?" " 没有,就是因为没说,他才用不着骗人
啊" " 那你和他聊着吧,我洗个澡再说" 洗完澡出来,他们正聊得热火朝天,我
也上去聊聊,我说李华打字,他们打字都很快,打字聊不比语言聊慢,聊着聊着,
还真感觉对方是本地人,有一些本地才有的方言时不时会冒出来,再就是那根本
就是个女性心理,还说到了阴道什么的,还说自已摸着阴蒂能高潮,手不敢伸进
去阴道,怕捅坏了处女膜,不对啊,真是女人?
  再聊着,箩莉发现李华口气变了,因为李华打的是我说的话,就问李华" 主
人回来了吧" ,我注意到,他打的是" 主人" ,不是" 你主人" ,这少一个字意
思就不一样了,我笑笑的看着李华,李华还没意识到什么事,就打," 是啊,那
你和主人聊聊," 又是这样。
  我笑着说" 李华,你和他聊多久了?" " 二个多月了,天天都有聊一会的,
熟得很呢" " 这才二个月呢,就把我给卖了?" 我掐住李华耳朵,轻轻提了一下。
  李华一下子明白了,看着我有点生气的眼睛,象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下头
不敢看我,我哼了一声,不理他,回房间去睡了。
  李华匆匆再聊了几句,然后关了电脑,走到我床前跪下,我反了个身,给了
他一个背面。
  过了一会,李华还是跪着,有半个小时了,我有点心疼他,坐起来,黑暗中
看到李华两行眼泪," 好了,算了,哥不生气了,你去睡吧。" 我摸摸他的头和
脸。
  说实在的我也没怎么生气,只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太多我的事,毕竞也不是
什么光彩的事,想了想,也没什么吧,算了。
               第四章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电脑高手,有一次我和他聊到网络上聊天时不知对方
是什么地方的人,有点瞎蒙,他说这多大个事啊,你来我这学上两天,包你能知
道,还有一些黑客技术其实都是很容易学会的,对方电脑里有什么东西都能看到,
也能偷偷启动对方语音视频工具,我吃了一惊,那怎么防,要是我的电脑也让人
入侵了怎么办,他说没事,第一电脑里别放太机密的东东,相片什么的别放,第
二就是没用时麦克风摄相头拨下来就行了,第三就是没事时弑弑木马。这三点做
到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但他说现在基本上没人去做,电脑基本上都是在裸奔,
还好这三点我都做到了,我还真立马在他家学上好几天,学到入侵一个没有防范
的电脑基本是没问题,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开启对方的麦克风和摄相头也
行,前提是对方得有安上这些东西。不过这黑客技术的前行也是很快的,过一段
时间这些就落后了,得再学习,学习更新更黑的……
  学完归来,马上试用,刚好看到李华正和萝莉聊得热火朝天,我就接下去聊,
还把李华赶到别的地方去,不让他看到我的技术,这个大嘴巴,防着他,要不又
把我卖了,马上装上各种软件,种到对方电脑中,对方电脑是一点防范都没有,
只是安装了个过了时的杀毒软件,有个屁用,一边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萝莉聊
着,问" 你哪里人啊,上班吗?" 他说,成都人,在一个公司上班,但他的IP
上显示,他是本市的,还是市区的,我又说" 不许蒙主人" 他回答" 你得先认我
做奴我才会真诚" 好家伙,和我讲条件,不到一个小时,他电脑里的资料都让我
复制压缩打包传到我电脑E盘里,全部传完还得二十分钟,我慢慢和他磨迹着,
我发现他有装上了麦克风和摄相头,但要打开他的视频语音得在他下次启动之后,
如果他没重装电脑,那么他在电脑前一举一动我都能看到听到。
  传完资料,我就说," 我要睡了,祝你也好梦,88" 萝莉居然说," 主人
啊,让我陪你好吗,我知道我们离不远,我和木子一起服侍主人" 木子就是小李
的网名,我说," 我不喜欢男奴,还有我很暴力的,你不是还小吗,这祖国的花
朵我可不敢糟蹋,你另找吧" 萝莉回答" 我就是个女人的啊,谁说我是男的了,
我也成年了,现在是主人要不要,其他都没问题" 看来李华把我卖惨了,我一时
也回答不了,只好说," 和你还不是多了解,等等再说吧" 就下了Q。
  李华让我赶到另一间房里,早早就睡了,我还不想让他知道我会这些技术,
我打开刚刚传过来的资料,解压,还原再仔细查看,这还真像一个女孩的电脑,
男人电脑不可能会整理得这样整齐,里面有单位文件,学习资料,帐号,相片,
日记,网文等等一个一个文件夹都存放得很整齐,我立即打开相片来看,这一看
可吓了一跳,乖乖,心里一阵慌乱,没想到萝莉是个熟人,去年刚分配到我们隔
壁外贸局的一个女大学生,长得水水灵灵的,我的几个未婚同事都想过去追她,
她的资料都了解得很清楚,她父亲是另一个局的副局长,母亲是银行的,独生女,
在她的电脑中,单位文件一个一个都是说明就是她不会错的,网文那个文件夹里
大量的网络文章都是女奴,母狗啊捆绑之类的文章,说实话我也看过一些这类的
文章,但远远没有这么多,还有,在每篇文章的后面,都有萝莉的读后感,非常
仔细的写出读后的感觉,读了多少次,渴望怎样做等等,我一篇一篇仔细看,以
期了解她的心情,实在这些人的内心很难理解,他们这代人都是含着金锁匙出世
的,从小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点活没干过,一点苦没吃过,父母
都是当官的,什么事都安排好,包括上大学,出来工作等等,完完全全是小公主
样子,她的心理这样,理解不了。
  知道了这些,我在上班时再仔细去观察这个女孩,说实话她长得还是挺漂亮
的,有点日本那个乒乓球手福原爱瓷娃娃的样子,感觉是可爱,我专门去她单位
办件事,办完坐下来和她办公室主任聊天喝茶,正好她在旁边陪着,我因为观察
她,说话竞然走神了,让她办公室主任好一阵笑话,唉。
  接下来有时我也会和她在网上聊聊天,因为知道她是谁,和她的心理,我总
是一话中的的说出她的心事,有时也会挑逗得她一塌糊涂,好久回不了一个字,
李华看我接受了萝莉,高兴得很,但我严令李华不准和萝莉语音或视频,也不准
他透露一点真实情况给萝莉,李华也不知道萝莉是谁,萝莉也不敢说出她的真实
身份。
  有一次,我和萝莉聊到捆绑,聊着聊着,我让她拿来绳子,我打字教她绑自
己,她听话的做,教她脱光了绑了个绳衣,我偷开她的视频看,绑完了再穿上衣
服,让她到阳台做姿势,从我的阳台上能看到远处她的家,我则拿着长距望远镜
看她,是看得到她的,我算过距离,得有1。5公里,然后又让她只穿着绳衣出
来秀一下,我看到她头先伸出来看看,接着跳出来,动作做完还不到三秒,哈哈,
全程我看得清清楚楚,又让她脱光了和我聊天,我则通过黑客技术打开她的摄相
头看她,我有点惊奇,萝莉是不知道有打开视频的,那么她就知道我看得到她,
但她对我的每个命令都会一一照做,一点也不偷工减料,有一次,我让她抚摸自
己,从脸开始,往下慢慢摸到大腿跟,她跟着我的字做,一点一点抚摸,未到阴
部我已发现萝莉有点哆嗦,叫她摸一下阴道,她回答已经流水了,叫她把水到嘴
里尝尝是什么味道,从镜头中我看到萝莉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照做了,问她什
么味道,她回答有点咸也有点腥,按说这样的事她完全可以只回答不做来糊弄我
的,但她没有,有一次,我叫她手指捅捅阴道,她回答叫我吃了一惊,她说,主
人,不要这样子,我还是原装的,你要我我就会给你,给手指捅破太不值了。我
问:真的假的,不能骗我喔。萝莉回答真叫绝;主人给我你的地址,现在就过去
给你验验行不,不过验完了你就得收了我行不。我无语……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网络上大家都混熟了,我再买了个神州行手机号,不为
别的,就是平时和萝莉发发短信,手机放在李华身上,说好不打电话,只发信息,
萝莉发的信息李华就给我转过来,我要发信息也发到那个号上李华再转发给萝莉,
这样萝莉就不会知道我和李华的手机号了,但萝莉就没那么多心机,她用的手机
号就是她平时用的,这说明她是个比较单纯的人。
  这样子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李华,萝莉三人都习惯这个方式相处,上网聊
天,上班发发短信,李华和萝莉都不知道我已知道一切,我也默默观察萝莉,觉
得这个女孩还是不错的,这样子心灵沟通就行了,来现实的会伤害她,不太忍心。
  年底的一天,天气好冷,下了小雪,出门吹口气都要结成冰,不过这个时侯
正是我很忙的时间,单位科室的事也是忙,我是科室头,事都得我拿主意,我总
算尝到做头的苦了,事太多太杂,由于是市局,事情关系到的单位比较多,好多
都要请示上司,上司还得再考虑再决定,忙得是一塌糊涂,而我是篮球队长,训
练啊联系比骞啊都是事情,我的两个店都是李华帮我打理着,入货,管理等员工
也是他在做,不过他做得不比我差,有我的名气在,朋友们都会来棒场,他做得
得心应手。
  太忙了,好几天没和萝莉聊天和发信息,有一天刚上班没多久李华匆匆来找
我,这个时间没有太急的事他不可能会打我的,一看到我他就拉我出来拿出手机
给我看,我看到有三条萝莉的信息,打开看,有些不对,三条信息都只有几个字,
很急的样子,还求救,半夜发的,我问李华知道是什么事吗,李华说他也不知道,
萝莉前几天说她的一个大学同学打电话给她,说是来在邻市找到工作,但生病了,
要她过去。邻市,不是多远,一百来公里,萝莉说可能会去一趟,一天就回来,
接下来就两天没联系,昨晚手机没电,早上就发现这信息。
  我马上到萝莉单位去了解,她同事说她请假二天,本来今天会来上班的,但

【与奴共舞】 第一章—第五章,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