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长篇小说

【黄蓉的烦恼】(30——37 + 番外4篇)




  山坳里的别院半掩着门,黄蓉严谨地对贾易说道:「小心,里面有人!」
                 
  贾易收起了轻浮的笑容,与黄蓉一起横剑进入。
                 
  空荡荡的院里突然冒出几个喇嘛,为首的金轮法王阴笑着道:「黄帮主,别
来无恙?」
                 
  「果然是你们!」黄蓉冷冷地说道。
                 
  几个喇嘛慢慢将二人围住。
                 
  贾易挥剑护住黄蓉,厉声吼道:「滚!不然你们会死得很难看!」
                 
  「小孩,你吓唬谁?」喇嘛们哈哈大笑。
                 
  贾易把两根手指塞进嘴里,发出一声长啸,尖锐的啸声响彻院后的山林,引
起一群「噢噢」的猴叫。
                 
  「小孩把戏,再吹一个,哈哈哈!」霍都笑道:「一个黄帮主,一个丞相儿
子,这回我们立大功了,上!」
                 
  喇嘛悉数围攻上来,黄蓉与贾易挥剑反抗,一时难解难分。
金轮法王哼哈一声,挥舞法轮杀入......
                 
  母子二人很快双双被擒。
                 
  这时,一群猿猴「噢噢」翻墙而入,扑向喇嘛撕扯啃咬,猿猴灵活野蛮,喇
嘛惨叫连连!金轮法王飞轮杀猴,猿猴轻而易举地接住了飞轮,他连忙伸手去夺
,却被猿猴咬断一根手指......喇嘛们落荒而逃......
                 
  一只红毛猿猴直立站于黄蓉面前,凸着大嘴唇「噢噢」叫唤不停。
                 
  黄蓉不知所措,紧张地望着贾易。
                 
  「红毛!别乱来,她是你的主母!」贾易喝道。
                 
  红毛猿「嗷」了一声,四肢趴地,仍然抬头望着黄蓉。
                 
  贾易笑着对黄蓉说道:「它也爱美女,娘看它那里,哈哈哈!」
                 
  黄蓉定神一看,那畜生的肚子下,红红彤彤地伸出一大截肉棍来,黄蓉不由
哭笑不得!
                 
  贾易从马背上的包袱里拿出许多香蕉果子,猿猴蜂拥而上抢了个干净,然后
纷纷跃回了屋后山林。
                 
  原来,那次贾易在山林里遇上了猴王「红毛」,那畜生居然通了灵性,与贾
易成了朋友。
                 
  「难怪你走得那么远......」想起溪边的羞事,黄蓉闭上了嘴,只埋头收拾
被糟蹋的院落。贾易也跟着忙前忙后,别院很快就恢复了原貌。
                 
  黄蓉住进一间没被喇嘛住过的小厢房里。贾易拿着自己的包袱跟了进去,黄
蓉把他推了出来,道:「住别处去!」
                 
  晚饭过后,黄蓉闩门沐浴。
                 
  沐浴完毕,穿上洁白的衣裤,黄蓉更加清丽脱俗。
                 
  收拾好浴桶木盆,黄蓉再次闩门闭户,坐到妆台前梳理齐腰的秀发,弄干后
绾了一个懒髻束于脑后。
                 
  躺到床上,警惕着贾易来骚扰,她真不知道该如何与他单独相处。「可能今
天太累,他沐浴完已睡下了吧。」黄蓉心里这样想着。半个时辰过去,黄蓉依然
没有睡意,脑海里浮现出下午惊险的一幕——贾易的莫测神技,过人的胆略,挥
剑护着她的小模样,嘴角不由荡起一丝微笑。与他单独相处时,他总表现得像一
个大人。她也下意识地接受他的表现。而在郭府时,她自己就以长辈自居,对他
严厉管教,从不把他当大人,甚至与他交合也没有那种「大人」的感觉,尽管他
很厉害!
                 
  「娘!睡了吗?」贾易的声音。
                 
  黄蓉一惊,终于还是来了。
                 
  「娘!睡了吗?」
                 
  「睡了!什么事?」
                 
  「让我进来吧!」贾易轻轻拍门。
                 
  「有事明天再说,回去睡吧!」
                 
  「我可不是来这荒山野岭睡觉的!」
                 
  「你怕?」
                 
  「不是,我要学内功心法!」
                 
  「明日再说,睡去吧!」
                 
  「我睡不着,想学心法,早日学成早日回去!」
                 
  黄蓉想了想,下床又迟疑了好一会儿,方开了门。
                 
  「好香!」贾易进门就叹道。
                 
  黄蓉并不理会,也没拿眼看他,转身打开大木箱,翻找《内功心法》秘笈。
                 
  「娘!今晚你真是太美了!」贾易说着扑了上去。
                 
  屋里一通「咣咚」乱响,最后「哗」地一声归于寂静......
                 
  再看此时的屋里——贾易坐在长竹椅上,怀抱半裸的干娘,已成交合姿势;
黄蓉圈着贾易的脖子,手上仍捏着一本《内功心法》秘笈,只着白衣伏在贾易肩
头,雪白的双腿骑坐在贾易腿上,大圆臀在贾易双手里一起一伏,有节奏地坐套
着肉棒!
                 
  「娘!你是知道的,这样我才能学得专心!」贾易抬头寻吻黄蓉的嘴,黄蓉
扭头并不迎接。
                 
  贾易又寻了两回,都被拒绝。
                 
  贾易抱着黄蓉乱摇起来,黄蓉一通呻吟,低头与贾易吻在了一起......
                 
  两张嘴互相覆盖吮吻......吻得深沉、吻得热情、吻得冗长......
                 
  竹椅在两人的身下「吱吱呀呀」地呻吟,黄蓉在贾易脑后翻开秘笈,在他耳
边读到:「内功心法主张气脉贯通,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舌抵上颚,心、
神、意守脐部,务使心念不移......」
                 
  贾易双手端着干娘的大圆臀,一边助臀起伏坐套,一边若有所思。
                 
  一个时辰之后,贾易居然记住了一半,只是还悟不得其中奥义。
                 
                 
  屋里两人已是全裸,直直搂抱在一起满屋摇动——黄蓉抱着贾易,高出一个
头;贾易把脸贴进干娘的玉峰,双手搂着喜爱的大白翘臀,肉棒从正面顶插在温
润的阴道里。
                 
  「娘!这里又不是襄阳,你怎么还闷闷不乐,担忧什么?」贾易在玉峰里说
道。
                 
  黄蓉叹息道:「教你那么多,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你还不知道么?」
                 
  「当然知道,欺父弑君不可为,通敌卖国不可为!」
                 
  「还有呢?」
                 
  「没了,其它不在话下!」
                 
  「唉!将来你可能真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两人静静地搂抱在一起继续慢慢摇动!
                 
  「那个『鼻观心』怎么观?」贾易突然问道。
                 
  「什么『鼻观心』,是『鼻观口』!」
                 
  「哦,『鼻观口』怎么观,鼻孔当眼往下看吗?」
                 
  黄蓉「扑哧」一笑,道:「这怎么说呢?这心法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
慢慢领悟吧!」
                 
                 
  竹床「吱呀吱呀」猛响——黄蓉趴扑在床上,贾易骑在大白臀上猛烈耸挺着
......大白臀被耸顶起层层肉浪,黄蓉呻吟道:「哦... 易儿... 别太用力...
噢... 这床会塌... 噢......」
                 
  黄蓉上身躺在竹床上,下身被贾易站在床前抱在怀里耸顶不停......啪啪啪
......
                 
  「嗯... 唔... 」黄蓉双乳荡漾、玉体动荡。
                 
                 
                 
  不知何时,疯狂淫乱的交合结束!
                 
  屋里静静的,床上两人相拥而眠,疲惫地进入了梦乡。黄蓉依旧雪白赤裸,
一条丰腴的长腿压在贾易的身上,而大白臀下,贾易的肉棒依旧清晰地插花瓣里

                 
  在来时的路上,黄蓉一再告诫自己,尽量不要与贾易做那乱伦之事,绝不能
让贾易住进自己的房里,所以她一路都端庄严肃、冷淡对待贾易。这样坚持到了
晚上,防线还是被摧垮了。贾易不但与她住在了一起,并且在第一晚就肏了她,
姿势玩遍,数次高潮!
                 
                 
               第三十一章
                 
                 
  早上起来,黄蓉坐到妆台前,看着铜镜里发髻散乱的自己,既懊恼又羞愧!
怎么沉沦得这么彻底?里面的那个女人还是自己吗?耳边又响起吕夫人的话——
「郭大侠和我的官人都是英雄,要死也该死在疆场上,不能因为我们的不贤惠而
死在小人手里!」、「你委身贾易是因为爱他?」、「是为自己享乐?」、「这
不就是了?你为郭家,我为吕家,不是贤惠是什么?」
                 
  想毕,黄蓉长舒一口气,心安理得了许多。
                 
  「易儿!易儿!起来了!起来练武!」黄蓉推摇着床上赤裸的少年:「起来
练武了,快午时了,起来!」
                 
  贾易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梳洗完毕、一身劲装打扮的黄蓉,不禁神清气爽
。抓住干娘的双手,嘻嘻笑着往床上拖拽。黄蓉哪里肯依,一边拍打贾易的手,
一边说道:「起来练武,再胡来我就生气了!」
                 
  「帮我穿衣服,娘!」贾易赤条条地站立于黄蓉面前。
                 
  深红色的肉棒龟头突兀于眼前,黄蓉立刻转身背对,红着脸呵斥道:「自己
穿,胡闹!」
                 
  贾易从后面抱住干娘,一通乱顶!
                 
  「呀... 做什么... 真是... 」黄蓉挣扎着,屁股被顶了数下,菊花也挨了
重重几下顶戳,若不是隔着布料,恐怕就钻进去了。摔开小色鬼,黄蓉夺门而出

                 
  院里——
                 
  黄蓉负手昂立,一脸严肃地指点着贾易练剑。
                 
  「剑走轻盈,多用刺式、点式,切忌砍、画......往前......侧身......侧
身欺上要果断......身手灵活,再多敌人也不怕!」
                 
  母子二人越来越投入。
                 
  这时——
                 
  红毛出现在屋顶,手里捏着一朵大百合花。
                 
  母子二人不由停了下来,仰头看着它。
                 
  只见它三两下攀下地来,把手里的花献到黄蓉面前,厚厚的嘴唇不停地翕和

                 
  黄蓉看看它,又看看贾易,然后小心翼翼地接过。
                 
  贾易大喝一声,叫喊着追打红毛——「她是我的女人,你想都别想,讨好她
,你找打!」
                 
  红毛「嚯嚯」叫着,沿着墙根跑来跑去,最后攀翻到墙上,朝贾易「嗷嗷」
叫唤一阵,飞跃而去。
                 
  贾易指着后山叫骂,黄蓉掩嘴「咯咯」娇笑不止。
                 
                 
                 
                 
  别院没有佣人,一切都得亲力亲为。
                 
  黄蓉在厨房里忙前忙后,贾易在厅里抹桌抹椅,嘴里嘟哝着心经要诀。
                 
  黄蓉一边炒菜,一边大声说道:「大声点,听不见!」贾易扯破喉咙吼道:
「气——走——两脉——,意涌——乾坤——平衡——阴——阳————」
                 
  黄蓉不由大笑!
                 
  不一会儿,黄蓉叫道:「吃饭了!」
                 
  贾易扔掉抹布,双手在头顶舞了一圈,抬腿叫道:「娘子稍等,官人来也!

                 
  「真香!」贾易狼吞虎咽,头也不抬。
                 
  「慢点,当心噎着!」黄蓉说道。
                 
  贾易夹起一块鸡肉递到黄蓉嘴边:「娘,你吃!」
                 
  黄蓉挡回,道:「你自己吃吧!」
                 
  贾易又递了回去,道:「吃!」
                 
  黄蓉看了贾易一眼,只好张嘴含食!
                 
  厨房里的气氛一下诡异起来——紧张又浪漫!
                 
  贾易又夹了一块递到黄蓉嘴边。
                 
  黄蓉面无表情地张嘴含食......
                 
                 
                 
  大厅里——
                 
  两个厚厚的棉垫上,黄蓉贾易盘腿对坐。
                 
  「闭眼... 心无杂念... 眼观鼻... 鼻观口... 口观心... 心与意合... 意
与气合... 内阴外阳... 内外贯为一气... 」黄蓉轻轻叨念。
                 
  当她念完一遍之后,睁眼再看贾易时,贾易已是满头大汗,头顶热气升腾!
黄蓉惊愕不已,没想到贾易领悟得如此神速透彻,绝对是一个内家奇才!
                 
  贾易睁开眼来,黄蓉喜形于色,问道:「易儿,感觉如何?」贾易答道:「
好热!娘,你怎么不出汗?」黄蓉道:「你是第一次,经脉初行,自然辛苦一些
。」贾易道:「一点儿也不辛苦,这个就像... 就像... 」「就像爬山过隙,对
吧?」黄蓉喜道,贾易一听连连点头:「对!对!」,黄蓉问道:「你到这座山
的哪里了?」贾易道:「刚过山腰,下次再快一点就能到顶峰!娘,我们再来!
」「不行!」黄蓉断然拒绝道:「明日再说,太急会走火入魔!」
                 
  晚风轻拂着山林,黄蓉坐在崖边大石上,秀发随风飘舞,如下凡的仙女一般
清丽脱俗。
                 
  「这贾易已出蟒蛟之象,日后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对我是祸还是福?」
黄蓉望着黑幽幽的远方出神:「他阳气十足,可习『一阳指』,城府极深,可习
《孙子》《周易》,又极具内家天分,可习『降龙十八掌』。这后面两件事做到
不难,能否习得『段家一阳指』就得看他的造化了。如今兵临城下,我如认真周
旋,武三通不能不给面子。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他这许多?为驱灭鞑子还是为了
芙儿?芙儿也就大他两岁,别人看来十分登对,可哪知他喜欢的是我这样的熟女
少妇,他若真娶了芙儿,肯定也是得陇望蜀,意在我黄蓉,到那时极有可能发生
母女共侍一夫的不齿之事,不行,一定不能让芙儿嫁他!」
                 
  不知不觉中,黄蓉私心已露,她还浑然不觉。在襄阳时,拒绝了一茬又一茬
的媒婆,现在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能染指贾易,她越来越宝贝这个豆蔻少年!
                 
  回到房中,她轻轻关上门,看着床上酣睡的贾易,嘴角不由浮起慈爱的微笑
。转身坐到妆台前,对镜取下珠花钗环,解散发髻,秀发如瀑布般直垂腰下,玉
手拿起梳篦,轻梳理起来。
                 
  轻绾懒髻的黄蓉走到屏风前,褪去衣衫罗裙纨绔,只余贴身的肚兜亵裤,回
身坐到床沿边,俯看熟睡中的贾易。
                 
  贾易之父贾丞相,是当朝贾贵妃的亲弟弟,才气摸样均是不凡,贾易深得其
真传,生的眉清目秀,浑身又弥漫着摧城拔寨的富贵之气,黄蓉内心又怕又爱!
                 
  「娘... 娘... 」贾易一边摇头叫喊,一边挺动下体。
                 
  这小色鬼居然在梦中还与自己交媾!黄蓉又羞又恼,举起玉掌又不舍得拍下

                 
  她的眼神很快被高高顶起的缎被吸引住了!
                 
  轻轻掀开缎被,露出贾易那高高顶起的裤裆!
                 
  迟疑着看了一会儿,黄蓉轻轻褪下贾易的纨裤,一根深红的肉棒弹晃而出,
擎天竖立于她的眼前!
                 
  黄蓉慌忙缩手,扭头不敢正视!
                 
  过了片刻,见贾易仍旧酣睡,便注视细看起来——深红的肉冠圆润丰硕,尖
头生一线口,红褐色的棒身又直又粗,爬着几根青筋。它比靖哥哥的好看多了!
                 
  郭靖的又黑又皱皮!
                 
  黄蓉不由凑近嗅了嗅——味道好独特!
                 
  只要是正常的女人,都对男人的这根宝贝感兴趣!
                 
  黄蓉不禁轻轻亲了一下肉棒!
                 
  肉棒抖了一下,黄蓉连忙瞟看贾易——贾易大梦依旧。
                 
  她又亲了一下,脸贴肉棒,爱抚磨蹭!
                 
  伸出丁香,轻碰肉冠!
                 
  贾易「嗯」了一声,翻身背对黄蓉而睡!
                 
  如果知道干娘在舔他的肉棒,打死他也不会翻这回身!
                 
  黄蓉轻轻躺上床来,侧身伏在贾易后背而眠......
                 
                 
                 
               第三十一章
                 
                 
  清晨。
                 
  贾易醒来,眨了眨惺忪的睡眼,发现干娘趴伏在自己身上,全身一丝不挂,
花瓣肉穴深吞着自己的肉棒,脸颊贴着自己的耳边,吐气如兰幽幽甜睡!
                 
  贾易迷惑不已,搜肠刮肚思索着——「白天倒是跟娘做过两三次,昨晚练心
法练得很困,早早就沐浴睡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胸膛隐隐传来两团奶肉的压迫感,贾易微微抬起头来,从干娘雪白如缎的玉
背望下去,凹沉的脊腰后雪白的大屁股高高隆起,两条雪白丰腴的大长腿微微弯
曲,摆在自己的身体两侧。贾易看得欲火大炙,双臂圈紧凹沉的脊腰,向上耸顶
起来!
                 
  「嗯!嗯!」黄蓉悠悠醒来,明白自己正在交合,随即「呀」地一声羞道:
「哎... 易儿... 你... 放开我... 哦... 」
                 
  贾易一只手紧搂抱着黄蓉的腰脊,一只手把她的头按回自己的耳边,说道:
「娘别动,易儿现在补回昨晚的功课!」
                 
  黄蓉闻言,在贾易的肩头轻轻咬了一口!
                 
  叭叭叭叭叭叭......
                 
  大白屁股被贾易耸顶得肉浪翻滚......
                 
  「嗯嗯嗯嗯嗯嗯... ··」黄蓉在贾易耳边呻吟不断。
                 
  蚊帐激烈摇曳......
                 
  竹床痛苦地「吱吱呀呀」......
                 
  「这床......」黄蓉的声音。
                 
  「管它呢......」贾易的声音。
                 
  「不行......」
                 
  「管它呢... ··」
                 
  「要塌了... ··」
                 
  「不会的... ··」
                 
  「下去... 下去... 」
                 
  贾易搂抱着干娘下床立地,黄蓉玉臂吊着他的脖颈,双腿直竖在贾易的怀中
,呈「龙舟挂鼓」姿势!
                 
  贾易耸顶一阵,又抛肏一阵......
                 
  抛肏一阵,又耸顶一阵......
                 
  黄蓉:「噢——噢——噢——噢——」
                 
  秀发飞舞,双乳甩动,玉体挂在贾易怀里上起下落......
                 
  比她矮小的贾易使用起这个姿势来,居然是这么的轻快熟练,毫不费劲!
                 
                 
                 
  院里。
                 
  一身蓝色劲装的黄蓉与贾易挥剑杀成一团。
                 
  贾易剑术已大有进益,使出五成功力的黄蓉与他不相伯仲。两人你攻我守,
你守我攻,小院里一时剑影重重,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双剑躺在地上,旁边站立的两双功夫劲靴紧挨在一起——贾易搂抱着黄蓉在
激烈地吮吻!
                 
                 
                 
  厅里。
                 
  贾易与黄蓉盘腿对坐于棉垫上,双掌对印在一起闭目双修。
                 
  贾易的十指慢慢弯曲,抠进黄蓉的指条里。
                 
  黄蓉并不理会,继续闭目双修。
                 
  过了一会儿,两人双手扣成了十指互握之状。
                 
  又过了一会儿,黄蓉打坐的棉垫已无人,她已仰面骑坐进贾易的怀里,胸襟
敞开着,两颗雪白的大乳球被贾易含在嘴里又吻又吮!
                 
                 
                 
  厨房里。
                 
  黄蓉一边做饭,一边被贾易从后拦腰搂抱着耸顶。
                 
  菜刀却丝毫不乱,飞快地切着肉丝。
                 
  桌上摆满饭菜,黄蓉骑坐在贾易怀里耸动。
                 
  贾易夹起一筷子菜,递到黄蓉嘴边,黄蓉张嘴含住,低头喂进贾易的嘴里。
贾易嚼吞而下,又把黄蓉的朱唇含住吮吸干净。
                 
  又喂进一口菜,黄蓉将贾易嘴角的余物伸舌撩起,顶进他的嘴里,贾易含住
丁香吮吸,黄蓉慢慢抽出香舌。
                 
  「噢噢噢噢噢!」黄蓉在贾易腿上快速起落。
                 
                 
                 
  卧房里。
                 
  浴桶香烟缭绕,热气腾腾。
                 
  黄蓉贾易一齐泡在大木桶里。贾易舀起一木瓢浴汤从黄蓉头顶浇下,然后抱
住水灵灵的干娘从额头亲吻到乳房。
                 
  又从水里捞起黄蓉的玉手,吮吸每一根青葱玉指。
                 
  黄蓉站立起来,贾易亲吻肚腹玉胯,亲吻玉腿阴毛,最后含住肥厚花瓣吮吻
舔撩。
                 
  「啊啊啊啊啊!」黄蓉仰起玉面,舒爽地颤栗。
                 
  贾易站了起来,黄蓉蹲了下去。
                 
  白嫩水灵的玉手握住肉棒抚弄!
                 
  美丽的面容贴住肉棒磨蹭!
                 
  亲吻肉冠、亲吻肉棒、亲吻肉袋!
                 
  最后含住龟头吮吸、吞吐!
                 
                 
                 
  清晨。
                 
  雪白的黄蓉替赤裸的贾易穿衣着裤。
                 
  贾易不时伸嘴亲吻干娘,黄蓉贴近整理着他的衣襟腰带,任其为所欲为。
                 
  穿戴整齐的贾易搂住一丝不挂的干娘,双手在白嫩的大翘臀上揉捏,上面嘴
含嘴地深情吮吻。
                 
  黄蓉坐在贾易腿上对镜理妆绾发,贾易的双手从干娘的腋下钻出,握住一对
大白奶揉搓。
                 
  绾毕发髻,略施淡妆,黄蓉美得让人心醉,贾易忍不住亲了两口。穿上箭袖
短衣,系上烟罗长裙,蹬上粉底功夫靴,谁也看不出她里面是镂空裸身,贾易不
允许她穿肚兜亵裤很久了!
                 
                 
                 
               第三十二章
                 
                 
  这一天。
                 
  屋后山林里的猿猴突然叫唤起来。
                 
  此时,贾易黄蓉正在厅里交合——贾易躺在两个棉垫上,黄蓉盘腿打坐在他
的下身,双掌对印十指交扣,左摇右晃、直起直落!
                 
  「有人来了!」黄蓉从太虚中惊醒。
                 
  「不会是... 义父吧?」贾易也惊道。
                 
  两人翻身爬起,各自整理服饰仪容。
                 
  门外响起马蹄人声,贾易有些慌张,黄蓉将一络秀发捋至耳后,从容道:「
别怕,好像不是他!」
                 
  「贾公子!贾公子!」一个男人在叫门。
                 
  黄蓉将贾易一推,道:「不是他,去开门!」
                 
  贾易瞬间镇定下来,纳吐一口气,应道:「谁——?」
                 
  门外沉寂了片刻,响起一个娇美的女人声:「是我,开门来!」
                 
  是吕夫人,院里悬起的两颗心同时落回了肚子里!
                 
  贾易打开院门,只见吕夫人头戴纱笠,身着浅绿衣裙,肩披紫色斗篷,袅袅
立在门外。
                 
  吕夫人指使两个男家丁搬入两筐东西,然后命令他们到门外等候。
                 
  「你们在做什么呢?迟疑这些时候!」吕夫人摘下纱笠,围着贾易看了半圈
,又瞟了一眼站在厅里的黄蓉,又道:「给你们带些用度,七八十天了,这里还
有吃的吗?」说着凑近贾易面目,秀目一眨,说道:「饿不饿?」
                 
  「骚货!」贾易浮起淫笑,一把将吕夫人横抱于怀中,大步走进自己从没睡
过的卧房。
                 
  黄蓉看得心中一痛,快步走到厅门处,又一下停住了,玉手抓着门柱,咬唇
望着贾易的西厢睡房。
                 
  「怎么又黏又湿?你们刚才在做什么?」吕夫人玉手套弄着贾易的肉棒问道

                 
  贾易笑道:「练功!」
                 
  吕夫人「扑哧」一笑:「一天练几次?」
                 
  「一次!」
                 
  「骗鬼!」
                 
  「就一次,从早练到晚!」
                 
  「啊! 咯咯咯......」
                 
  两人褪尽衣物,搂抱在一起狂吻......
                 
  贾易平躺在床上,吕夫人骑坐上肉棒......
                 
  「啊... 啊... 」吕夫人扭腰耸臀,低沉呻吟。
                 
  一个时辰之后。
                 
  吕夫人牵着贾易,双双来到黄蓉面前。黄蓉阴沉着脸坐在厅里,并不理会二
人。
                 
  「有朋自远方来,妹妹也不赏我口水喝?」吕夫人坐到黄蓉身边说道。黄蓉
看她半晌,方僵硬地一笑,起身舀来一碗白水放于她面前,双臂横抱胸前冷冷说
道:「荒山野岭,请姐姐将就吧!」
                 
  贾易美美地作壁上观,笑看两个美丽少妇为自己争风吃醋。
                 
  「噫?」吕夫人起身指着黄蓉的胸部说道:「你... 这?咯咯咯......」
                 
  黄蓉低头一看,自己胸前硬硬凸着两点,连忙撤下横抱于胸下的双臂,低头
疾步走出大厅,逃入卧房。
                 
  「咯咯咯!」吕夫人笑看着黄蓉面红耳赤地离去,回头又对贾易笑道:「小
乖乖,你真坏!」
                 
                 
                 
  送走吕夫人,贾易闩好院门,回到厅里棉垫上息气吐纳。
                 
  天黑时分,黄蓉走了出来,也不理贾易,径直入厨房做饭。
                 
  不一会儿,闻到饭菜香味的贾易跑进厨房,桌上已摆好三碟菜两副碗筷,贾
易坐下就吃。黄蓉也坐到他的对面,刚吃了一口,就见贾易伏桌大笑起来。「还
笑,以后再不听你的!」黄蓉嗔道,又在桌下踹了他几脚。
                 
  妆台前,黄蓉梳理着如云的秀发。白嫩的胸脯罩着白色的肚兜,肚兜鼓鼓的
难以囊括,身披一件细柔的白衣,长长的衣摆遮住了臀下的半个圆凳,下着一条
白色的亵裤,坐姿勾勒出性感的腴腿和小腹下迷人的三角曲线。
                 
  贾易走了进来,也是一身白衣白裤,敞着胸膛。
                 
  「洗干净了?」黄蓉问道。
                 
  「洗干净了,皮都洗掉几层!」贾易答道。
                 
  「别让我闻出她的味来!」黄蓉起身凑近贾易反复嗅闻。
                 
  贾易打开双臂,仰首挺胸。
                 
  「张嘴!」黄蓉严肃地说道。
                 
  刚在贾易张开的嘴边嗅了一下,就被贾易吻住了红唇,搂抱进怀中。
                 
  黄蓉:「唔... 唔... 嗯... 」
                 
  终于放弃挣扎,抱住了贾易的腰背。
                 
  「你若是个东西,我就把你扔掉!」黄蓉呢喃道。
                 
  「还好,我不是个东西!」贾易道。
                 
  母子俩笑成一团。
                 
  贾易的双手在干娘的大翘臀上揉捏......
                 
  双手上移到柳腰紧紧箍抱住,臀部更显大圆翘挺......
                 
  贾易挺动下体,一下一下地顶戳亵裤的裆部,黄蓉伏在贾易的肩头轻哼着,
大翘臀被顶得有节奏地向上撅动......
                 
  贾易的双手钻进亵裤里,亵裤慢慢滑落腿弯,最后被黄蓉褪出脚踝,踢至一
旁。
                 
  贾易曲膝跪下,揉捏大白臀,亲吻大白腿......
                 
  「喔... 」黄蓉仰面呻吟,花瓣突然一热,已被贾易吮吻进嘴里,「哦...
」黄蓉几乎站立不住,浑身猛抖激灵。
                 
  舌头从花瓣口钻进钻出......
                 
  舌头撩拨娇嫩的肉芽......
                 
  肉芽被含住吮吸......
                 
  「啊————」黄蓉的大白腿不停地颤栗!
                 
  贾易迅速站起,只闻「啪」的一声脆响,黄蓉「噢」地一声仰面僵直——两
人的下体紧密地黏贴在一起,肉棒已轻车熟路地悉数全入!
                 
  贾易紧紧搂着大白屁股绕圈摇动!
                 
  「哦... 哦... 」黄蓉幽幽回过神来,颤幽幽地呻吟着。
                 
  贾易箍抱住柳腰,挺身狠顶了数下!
                 
  「唔——唔——」黄蓉苦脸发出沉闷的鼻音,大白屁股在她身后不住地猛烈
弹动!
                 
  抱着悬挂在胸前的干娘,贾易满屋走动,边走边肏!
                 
  最后重重地坐到圆凳上——「噢——」黄蓉大叫一声,龟头重重地戳到了花
心里!
                 
  两人抱在一起呼呼喘息!
                 
  「娘,还生气吗?」贾易亲吻着怀里的黄蓉。
                 
  「哼!这笔账是给她记下了,你别管!」黄蓉骑坐在贾易的双腿上说道。
                 
  「娘!实话和你说罢,你最好打消吃醋这心念。」贾易揉摸着干娘鼓鼓的肚
兜说道:「除了你和她,我在临安还有两个女人,一个叫徐娘,一个叫贞嫂!」
                 
  黄蓉伏在贾易的肩头,久久不语。
                 
  屋里沉寂了好一会儿,听得黄蓉幽幽叹息一声,说道:「她们一定很美吧?

                 
  「嗯!」贾易点头道:「很美!容貌韵味都是天下少有,但自从见了娘以后
,我才知道天外有天,美人之外还有美人!」说完,贾易动情地抱紧黄蓉的腰背
,猛烈耸顶起来!
                 
  「啊~~~啊~~~」黄蓉白衣抖索,大白屁股被顶耸得「叭叭」直响,不
停地起伏跌荡......
                 
  叭叭叭叭叭叭——
                 
  黄蓉:「啊~~~啊~~~」
                 
  贾易耸顶了好久,直至黄蓉摇头求饶才停下。
                 
  黄蓉伏在贾易的肩头,紧紧抱住他止不住地抽搐。
                 
  「下面吸得真紧!」贾易叹道:「真舒服!」
                 
  黄蓉粉额冒出细汗,抽搐了好一阵才缓过气来!
                 
  「襄阳怎样了?她是怎么跟你说的?」黄蓉终于想起正事,却装着漫不经心
地问道,她很想知道靖哥哥的情况,又不敢直接问贾易,怕他吃醋上火。所以问
出此话之后,她离开了贾易的肩头,坐直在他的腿上,双手探到自己的脑后,装
着漫不经心地梳理沓乱的秀发。这样一来,她胸前的双乳鼓鼓地顶起肚兜,凸现
在贾易眼前。黄蓉感觉到紧夹在阴道里的肉棒突然翘动了几下,变得更硬更烫了
,胸前的双乳已被贾易抓住揉搓起来!她知道这小淫虫又起了淫兴,连忙追问道
:「她到底跟你怎么说的啊?」
                 
  贾易解下肚兜,望着一对白嫩挺拔的大奶子出神!
                 
  阴道里的肉棒已炙热无比,黄蓉说道:「离开襄阳快三个月了,一点儿消息
也不知道,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倒来了。」
                 
  「你想义父了?」贾易咽着口水问道。
                 
  黄蓉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躲开贾易锐利的眼神,低头笑道:「不是!」
                 
  「你就是!」
                 
  「易儿... 啊......」
                 
  贾易已懊恼地挺动起来!
                 
  「易儿... 噢......」黄蓉在贾易的双腿上直起直落,雪白的大奶子上下翻
飞。
                 
  「你跟我在一起还想着别的男人!」
                 
  「易儿... 别这样... 噢......我... 跟你义父毕竟是夫妻... 啊......他
不是别的男人... 噢......」黄蓉此时只余一件白衣穿在身上,柔软的白衣随着
她的起落飘飘荡荡,如策马奔腾的飒飒侠女,又如下凡的仙女,那甩动的大奶子
和雪白的大腿,又显得她性感美艳无双,还有那下体「噗嗤噗嗤」的交合声,又
使她显得放浪形骸无比!
                 
  「你如今是我的女人,跟我在一起谁也不准想,心里眼里只能有我一个,屄
里只能插我的肉棒,知道吗?」贾易越说越离谱,忘了自己有那么多的女人,白
天还当着黄蓉的面与吕夫人颠鸾倒凤,现在居然要求黄蓉忘掉恩爱十六年的丈夫
,要成为她的唯一,真是无理荒唐之极!
                 
  「噢~~~啊~~~」黄蓉「噗嗤噗嗤」地起伏着,哀叫道:「易儿... 停
一下... 噢~~~我知道了... ·停一下... 噢~~~去了... 呜~~~」
                 
  黄蓉突然紧紧抱住贾易的脑袋,浑身紧缩抽搐,喷出大量的阴精......
                 
  屋外的夜空,一轮圆月挂在树梢,树桠里坐着一只猿猴,它尽职地守护着山
下的别院。
                 
  屋里的床上,贾易已经酣睡,脸挨着雪白的酥胸,睡着在黄蓉的怀里。黄蓉
轻揽着他,一只玉手时而轻拍,时而抚摸贾易的头脸。黄蓉秀发散乱,低头爱怜
地看着怀里的贾易。有一晚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贾易出落得高大英俊,领
着千军万马勇战蒙古鞑子,她与他并肩作战,杀得敌人丢盔弃甲。武林豪杰和宋
军将士围着她和贾易高声欢呼,贾易把她抱了起来抛向空中!皇帝突然从人群里
走了出来,颁旨赐她和贾易御婚!
                 
  「娘!娘!唔唔!」贾易突然几声梦呓,又是一阵拱耸,黄蓉回过神来皱眉
「嗯啊」几声,身子随着颤动了数下......原来两人的下体依旧交合在一起!
                 
  「易儿!娘在!娘在!」黄蓉温柔地说道。贾易最后狠拱了一下,终于不再
动弹,而黄蓉却被拱得重重地「啊——」了一声,玉掌高高举起,又迟疑着轻轻
落下,爱怜地抚摸贾易!
                 
  贾易真是运高福大桃花旺,现实和梦里同时肏着心爱的女人!
                 
                 
                 
               第三十三章
                 
                 
                 
  第二天早上。
                 
  贾易醒来不见枕边的干娘,正欲唤她来替自己穿衣。忽然听见黄蓉在院里与
人有说有笑,不由吃了一惊,连忙穿好衣裤,偷偷溜出去一看究竟。
                 
  红毛坐在院墙上,嘴里嚼着果子,又接住黄蓉抛来的香蕉。
                 
  「红毛,今天怎么没拿花来?」黄蓉笑问道。
                 
  红毛「嗷嗷」两声,一眼看见怒气冲冲的贾易,吓得一翻滚下墙去。
                 
  黄蓉笑弯了腰,回头嗔看贾易。
                 
  笑靥如花,百媚横生,贾易看得骨头都酥了!
                 
  再看黄蓉的打扮更是新鲜——梳着简单的大马尾,两条白色的丝绦和着一捧
秀发直垂到臀部,上着鹅黄箭袖劲装,下穿白色纨裤,腰系鹅黄短裙,脚踩白色
功夫靴,整个人青春熟美,年青了何止十岁。
                 
  「发什么呆?」黄蓉对贾易嗔道:「去洗脸吃饭,走!」
                 
  厨房后面有一个小院,小院里有一口水井,井边横架着一根竹竿,竹竿上晾
着洗好的衣物,衣物有黄蓉的,也有贾易的。
                 
  黄蓉在井边替贾易洗脸,贾易搂着黄蓉,双手在臀部不停地揉捏。黄蓉任其
所为,洗完脸又替他洗牙。
                 
  「娘!你今天真美!这样是为我打扮的吗?」
                 
  黄蓉嫣然一笑,道:「这样没那么老了吧?」
                 
  两人在井边热烈亲吻!
                 
  贾易紧搂着黄蓉的臀部,使两人的下体密不透风地紧贴在一起。黄蓉环抱着
贾易的脖颈,低头吮吻着贾易探入口里的舌头。
                 
  吻了好一阵,贾易搂着黄蓉的屁股离地抱起,黄蓉的胸部压在贾易的脸上,
这样一起走入了厨房。坐到饭桌边,黄蓉的白色纨裤褪至大腿,鹅黄的短裙只能
盖住半个大白屁股,肉棒在下方缓缓被坐入。全根没入后,黄蓉一声轻叹,已成
骑坐姿势坐在贾易的双腿上。贾易搂着干娘的细腰,一个耸挺,肉棒再入寸许,
黄蓉身体随着向上一冲,又是一声呻吟,臻于完美交泰!
                 
  黄蓉嘴对嘴喂了贾易一口白粥,贾易咕咚咽下,咋舌叹道:「真甜!」耸顶
了几下怀里的干娘,然后道:「再来!」
                 
  这时,突然传来「嘭嘭」的敲门声!
                 
  黄蓉快速从贾易怀里弹开,轻盈落在地上!贾易的肉棒直直地在腿间摇摆,
湿漉漉的,龟头还挂着一缕粘液!
                 
  「谁呀?」贾易低声问黄蓉,胡乱把肉棒塞入裤裆,提起裤腰勒紧裤带。
                 
  「谁呀?」黄蓉清脆地大声问道,她早已整理好衣裙,示意贾易去开门。
                 
  门外没有回答,又重重地拍了几下门!
                 
  「红毛不是守在外面吗?没叫唤,它跑哪里去了?」贾易忐忑地嘟嚷道。黄
蓉手里拿着马尾秀发,正要盘往头上,听贾易如此一说,便停止了盘发,松手任
其垂下,说道:「去开门吧!」
                 
  「谁?谁在门外?」贾易边问边走出了厨房。
                 
  黄蓉在厨房里摇头微笑!
                 
  贾易开门一看,红毛正对着它呲牙大笑!
                 
  「是你?」贾易哭笑不得,随即扑向红毛,扭打成一团。
                 
  贾易骑到红毛背上,红毛驮着贾易爬上了树。
                 
  黄蓉在院门口看得心急,忙道:「易儿,快下来!」
                 
  红毛驮着贾易跃到另一棵树上,一连几个腾跃,已到了屋后山林。黄蓉急得
大叫:「红毛,小心点,别摔着他!」随即也跃上树梢,紧追不舍。
                 
  翻过几座山头,进入密林深处。
                 
  「易儿,小心点!」
                 
  「没事儿,娘!」
                 
  红毛腾跃在前,贾易已从它背上下来,飞纵在树梢间,黄蓉跟在他身后,小
心翼翼地守护着!
                 
  林海茫茫,人迹罕至。
                 
  红毛、贾易、黄蓉站在断崖黑石上,崖下是一巨大峡谷,峡谷里流淌着一条
小河,远处源头一挂大瀑布轰鸣垂下,河边两岸陡坡开满无尽的百合花,蝴蝶飞
鸟翩翩起舞,河里一群猿猴在嬉戏。
                 
  「真美!」黄蓉由衷叹道。
                 
  黄蓉漫步在花丛中,时而伏腰嗅闻,时而轻采几朵。
                 
  她展开双臂,仰天闭目,感受秀丽山川、鸟语花香。
                 
  「真美!」贾易在一旁看着黄蓉的摸样叹道。红毛也呜噜两声,流下一挂口
水,毛茸茸的腿间伸出来一条红红的「兽根」!
                 
  贾易发觉后,一把将红毛推倒,它咕噜噜滚下了陡坡,掉入河中。
                 
  贾易来到黄蓉身后,拦腰将她抱住。黄蓉依旧展臂仰天,闭目对贾易说道:
「易儿,这山河好美,绝不能让蒙古鞑子夺了去!」贾易「嗯」了一声,摘下一
朵百合花戴于黄蓉头上,说道:「娘,你比花更美!」黄蓉嫣然笑道:「胡说!
人再美也不如花娇艳,花开花谢年年有,人的美貌枯萎了就不复有... 你... 你
做什么... 呀... 别... 天... 哦......」
                 
  贾易已轻车熟路地扒下她的纨裤,从臀下闪电插入!
                 
  「娘,你太美了,我忍不住!」贾易紧搂着黄蓉的腹部,伏在她的背上不停
耸顶!
                 
  「呃... 易儿... 你太不像话... 噢... 噢... 」黄蓉惊恐地左右瞄看,还
好无人无红毛!
                 
  齐腰盛开的百合花,遮住了两人的羞耻部位。
                 
  贾易耸顶得又快又重,黄蓉闭目咬唇,头上的花朵都被震得落了下来!
                 
  真是刺激之极!
                 
  贾易很快把控不住,将青春阳精射进了干娘的身体里!
                 
                 
                 
  烟火袅袅,黄蓉在河边架烤鲤鱼,一群猿猴远远观看。
                 
  红毛在河里扑腾抓鱼。
                 
  黄蓉一边烧烤,一边挤出青橘果汁浇上,香味惹得贾易直吞口水,猿猴吱吱
叫唤。
                 
  黄蓉把鱼取下,放上百合花,用荷叶裹上,再埋入炭火里。
                 
  红毛又把一条鱼扔到黄蓉面前,黄蓉按住鲤鱼,匕首优美地旋转,「嗖嗖」
几声,已刮鳞去肠,木棍一串烤于架上。
                 
  过了一会儿,黄蓉从炭火里扒出「荷叶包鱼」,解开荷叶,香味刺激得猿猴
们又跳又叫。黄蓉切下一块递与贾易,又切一块丢给红毛。红毛塞进嘴里咕咕嚼
噬,吞下后又叫又跳。
                 
  黄蓉不停切烤鱼,不停抛向猿猴,猴群吱吱抢成一团。
                 
                 
                 
               第三十四章
                 
                 
                 
  襄阳,聚义堂里。
                 
  郭靖与鲁有脚吵了起来。
                 
  没有黄蓉在身边辅佐,再加上吕文德的挑唆,郭靖处事乱了方寸。他居然利
用武林盟主的权力,另立童长老为丐帮副帮主。
                 
  鲁有脚:「我们丐帮的帮主,都是由历任帮主亲自传授,何时由武林盟主来
安排过?郭大侠,你这样做不行,你夫人在哪里?请她来说话。」
                 
  郭靖:「我夫人有事已回桃花岛,她临行前已将丐帮一切事务托付于我,请
童长老做副帮主有何不可?」
                 
  鲁有脚:「我去桃花岛找黄帮主,不和你说!」
                 
  郭靖闻言大怒,众豪杰连忙劝阻开解。
                 
  鲁有脚气冲冲地出了

【黄蓉的烦恼】(30——37 + 番外4篇),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