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长篇小说

【侠义奇缘】(1-3)




第一章 有缘人
              人生在世义当头
              功名利禄俱可丢
              行善积德利子嗣
              自有美谈千古留
  话说人生在世。也不过短短几十个春秋。逐日里奔波劳碌。只为了腹中食。
身上衣。按理说。有吃有穿就该知足常乐。却又都有了还想有。多了更想多。勾
心斗角。劳神费力。没有个休止。远的不说。只是大家都知道的周永康。陈水扁
诸人。贪得无厌。搜刮亿万民脂民膏。终落得个身陷囹圄。万事皆空。退一步说。
既便是侥幸逃得此劫。要了那么多的钱财何用之有?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只要
两眼一闭。一切都成云烟。这些都是闲话。我就不多磨叨了。
  我出生在河南省的一个偏僻农村。6岁的时候。父亲被判了刑。为了生存。
疾病缠身的妈妈把17岁的姐嫁了出去。领着我到北京寻找生计。谁料想。北京
火车站里人山人海。我和妈妈就走散了。我也就只能四处流浪。
  大凡世间的事都是冥冥注定的。我流浪几天以后。就被收容了。在收容所关
了一个多月。得了满身的疥疮。虱子更是满头乱爬。这一天。我们这些没有案底
的。都要遣送回去。本以为这下终于可以回家。哪知道蹬上火车。一路走去一天
一夜。下了车才知道。天南地北的一车人。都被送到了冰雪的世界里。大一些的
人还好说。象我一个衣不蔽体的6岁孩童。如何能活得下去?人不该死总有救。
也是前世有缘。就在众人围着我问东问西的时候。他——我的义父来了。他是出
差这里。办完事要回家的。看到车站门口我被众人询问。他也仔细的打听起来。
然后决定收我做义子。把我带到D市。已经到了鬼门关的一条小命。生生的又拣
了回来。这也应该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义父家里还有一个女孩。比我大。我叫姐姐。安顿好以后。第二天义父领我
去看了病。又把头发剃光。费了一番周折。总算和疥疮。虱子拜拜了。
  因为义父家有孩子。是不允许领养的。义父只好按我说的地址。把我送到姐
姐家。从此。义父和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17岁的时候。因为条件的限制。我辍学了。一个人来到省会闯。因为我做
事勤快细致。熬到28岁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公司。专门做服装进出口的。
  赚了钱。就想起来我的义父。多次托朋友打听。一直也没有消息。俗话说。
无巧不成书。去年。公司聘一个保安叫李昆……是D市的人。在他回家的时候。
我找到他:「李昆。你这次回家。不限假期。拜托你帮我找个人。无论时间长短。
都算你公出。所需费用。全部报销。有困难么?」
  我把我所能记住的义父的资料。写到纸上交给他。李昆面露难:「尽力而为
吧。」
  十几天以后。李昆打来电话。竟然找到了义父。这时的义父已经下岗。在一
个大众浴池做搓澡工。义母前些年去世了。女儿也出了嫁。只剩义父自己孤身一
人。在浴池吃住。我当即告诉李昆把义父带来。我想义父年纪大了。享一下清福
吧。
  现在。爸爸{ 我们现在称义父为爸爸} 来家里将近一年了。每天帮我们做做
饭。洗洗衣服。
  我们一家3口每天有说有笑。日子过的倒也是有滋有味。我现在的妻子洪红
是第三任。比我小8岁。第一任妻子是姐姐在家里张罗的。没读过书。我在外面
打拼。她也不愿意跟我出来。最后分手了。第二任妻子是我打工的时候结婚的。
因为那时候比较艰苦。在一起生活一年左右。也离开了我。现在的妻子是4年前
认识的。当时她21。身高163。看起来娇小玲珑。我是她的唯一男人。几年
来我们一直没要孩子。一来洪红在公司帮我打理劳资业务。二来妻子年纪还小。
也不忙着要孩子。一直以来。我们都深深着对方。还想多过几年二人世界。洪红
和我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最长。为了掩饰个头略小。她喜欢穿高跟鞋。只是在家里
的时候。她才会穿平底的鞋子。
  闲暇的时候。我经常到SEX8里转一转。浏览一些小说消遣时光。说来也
奇怪。我对一些绿妻的小说特别感兴趣。尽管对里面的描写不是太相信。每次浏
览也都要看一看有没有新的小说。
  吃过了晚饭。爸爸和妻子坐沙发上边看新闻边聊天。我则打开电脑。又进S
EX8里浏览。不知几点。妻子喊我休息。爸爸回寝室睡觉。我和妻子也回到自
己的寝室。
  象以往一样。洪红躺下后。背对着我。我关了灯。从后面把她搂在怀里。一
只手抚摸着乳头。另一只手把不是太硬的阴茎靠近洪红的大腿根部。让她的两腿
夹着这样过了一会。我在她脖子上亲了一下。:「洪红。如果现在你身后的不是
我。你会怎么样?」
  似乎洪红没听清我的话。或者根本就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居然没搭理我。
  我只好又重复了一句。洪红漫不经心的说:「不是你。还会是谁?」
  我把身子往前又靠一靠。用闲着的手抓住妻子的一只小手:「你想让谁这样
抱着呢?」
  洪红坏坏的一笑:「当然有很多啊。房子名。文章。李代默……」
  妻子叽里咕噜说出一大串明星的名字。
  我忍不住笑:「你怎么和他们拚上了。他们可都鼓捣药了啊。」
  「你问的是我想让谁抱着。又没问我谁鼓捣药。他们鼓不鼓捣药和我有什么
关系?」
  说完这一句。妻子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得出来。妻子是把我的话。只当作开玩笑而已。
  我清了一下嗓子。一本正经的问:「婆。问你个问题。」
  洪红没吱声。身子也没动。显然。妻子对我要提的问题是不大在意的。
  「你说。送给亲人东西。是送最宝贵的。还是送最烂的?」
  洪红随口答道:「当然是送最宝贵的。最烂的谁还要你送?」
  「洪红。」我凝重起来:" 我的身世你是知道的。」
  「知道。当然知道。我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那么你说。爸爸是不是我们的亲人?」
  妻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翻身转过脸。脸上没有了睡意。也没了熟悉的笑容:
「续东。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
  「我想送给爸爸一件厚礼。什么是我最宝贵的呢?」
  洪红皱皱眉。边沉思边慢吞吞的说:「续东。是不是我对爸爸有什么地方不
检点。让你产生了误会?」借着窗外的月光。可以朦胧的看到妻子的表情看着妻
子一脸的严肃。我又拿出惯用的手段。嬉皮笑脸的把洪红按到。又象刚才一样的
搂在怀里。
  我咬了一下洪红的耳朵。趴在她脸上说:「不。不是你不检点。反倒是你太
检点了。我想。把我最宝贵的洪红送给爸爸。」
  洪红又把身子翻过来。摸摸我的头。看我不像是开玩笑:「你觉得这可能么?」
  说心里话。对于我的提议是不是有可能。我心里也没底。但是既然说了。索
性就全说出来:「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但是。很长时间这个想法一只在我心里。
一则是爸爸对我恩重如山。他的恩情今生难报。再则我是你的唯一男人。也想让
你多得到一份爱。你看现在的女孩子。哪个还没有个情人?」
  洪红没有什么表情:「我得到了别的男人的爱。会不会失去你的爱?我得到
别人的爱。会不会不再爱你?爸爸会不会接受你的厚礼?所有这一切的一切。你
想过么?」
  洪红说着说着有点激动。眼泪在眼圈里转了几转。顺着鼻子流了出来。
  看到洪红这么激动。我真的后悔说出了那一番话。可说出的话是没办法收回
来的。略一思索:「洪红。你知不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分量?」洪红点了点头。
「我相信我不会因为有别的男人爱你就嫌弃你。况且这个男人是我推荐的恩人。
我更相信我的宝贝老婆。不会因为有了别人的爱就不再爱我。至于爸爸是否会接
受。那得需要我们一起做工作。我还不相信有不吃猫的鱼!」
  洪红扑哧乐出声来:「我的续东大哥。那叫不吃鱼的猫好不好?」
  我刮了一下洪红的鼻子。:「你看你把老公吓的。话都不会说了。」「其实。
女人找个情人有什么不好?情人越多。说明荷尔蒙分泌的越旺盛。分泌旺盛的才
是好女人呢。」
  看到妻子给了笑脸。我又搬出了我的歪理。洪红用手扭住我的耳朵。:「你
给我听清楚。我就是想找情人。也该找个年貌相当的帅哥。怎么会找个老头子?
我不和你闹翻。一是我爱你爱的太深太深。二是对你这种知恩图报的做法赞同。
你的明白?」
  我大喜过望:「宝贝。这么说你答应我了?」
  妻子的脸又凝重起来:「续东。我的心很乱。给我一点时间。我要仔细的考
虑清楚。可以么?」
  我亲了一下妻子的眼睛:「洪红。你是我心里分量最重的人。如果你心不甘
情不愿。委委屈屈。我也不干。不要着急。你慢慢想。什么时候有结果。你再告
诉我。」
  「好。在我没告诉你结果之前。你不许再提这件事情。并且。每天都要帮我
捏脚捶背。什么时候告诉你决定。你什么时候就可以解放了。」
  「可以。帮老婆效劳是我的荣幸。」
  洪红笑着瞪我一眼。:「好了。天不早了。睡觉吧。从今天起就看你的表现
了。」
  说完这句话。洪红就自顾自的躺下去。依然是侧卧着。依然是背对着我。
  我愣了一下神。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急忙跟着躺下去。依然是一只手搂
着洪红的脖子。并用这只手揉搓洪红的乳房。另一只手把阴茎送到她的两腿中间
以后。自自然然的就摸到洪红的屁股上。
  洪红当然知道我要开始表现了。把撅着的屁股又用力的往我怀里顶一顶。回
过手。扳着我的屁股往她身上靠。
  我在她的脸上刮里一下。是「丢丢」的动作。然后在她耳边说:「你看。如
果现在抱着你的是爸爸。你会是什么感觉呢?」
  洪红有些喘息了。断续着说:「刚告诉过你的。在我没有考虑清楚之前。不
许提这件事情的。」
  我当然没有那么健忘。我之所以现在说起这件事。是因为在妻子动情的时候
不会翻脸。另外。我还要看一看妻子的反应。因为。人的生理特征是不会撒谎的。
  夹在妻子两腿中间的阴茎告诉我。妻子的反应是积极的。至少听了我提起爸
爸。下边没有象他嘴里那样反对。那里已经相当的湿润。这和过去是有区别的。
过去当然也湿润。但绝不会这么多。也不会这么快。
  洪红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她手的暗示。我知道她已经很需要了。结婚四五年
了。有些事是不需要语言来表达的。
  抚摸在洪红屁股上的手稍稍一用力。她便被扳了过来。侧卧变成了仰卧。
  一切都是熟悉的。她的娇喘和呻吟。她的屁股的扭动。所有这些都再熟悉不
过。唯一不熟悉的。是洪红的体内。从一开始进入就有了痉挛。这在以前是没有
的。只有在的瞬间才会出现。可今天不一样。我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我还是不
把这个奥秘说破。
  不知道过了多久。洪红的喘息越来越沉重。突然从鼻孔里发出一连串的哼哼
声。接着是一句:「我……肏……我……肏……我肏你妈……啊……」。妻子平
时从来不说粗话的。只有我知道她什么时候说粗话。
  跟着她这一声大叫。我也喷出了我的东西。
  洪红和我楼抱着。爱怜的拍着我的后背。我则附到她的耳边。悄声问:「舒
服了么?」
  洪红嘻嘻笑了:「舒服了!还行。今天表现的不错。」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屋子里漆黑一片。我们就这样拥抱着。谁
都不愿意离开……
第二章 微澜
  1。仔细看了各位回复。多谢鼓励。因为我是魔粉。所以。行文构思或许受
到了一定的影响。但绝不会抄袭。也不会写成妻孝。
  2。由于时间仓促。水平有限。必然会有瑕疵。譬如第一章里。标题都写出
了错别字。还有个别的丢落字。在这里深表歉意。将尽力避免。
  3。更新的速度初步打算每礼拜两集。大家也知道。临近春节。走亲访友是
少不得的。所以。可能会给发布带来影响。一旦更新不及时。还望海涵。
  4。我不会统计小说字数。谁有好的方法提供。在这里预先谢过。
  人穷志自短。马瘦毛必长。虎落平原不称王。公鸡得势变凤凰。前几句俗话。
说的是世态炎凉。虽然说的有些绝对。但确也有一定的道理。就拿义父来说。想
当初也是堂堂国家干部。风不吹。雨不淋。衣食无忧。却不料铁饭碗被生生的踩
扁。竟落得个靠搓澡度日。这些闲话。暂且不表一阵轻微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
醒。伸手一模。洪红没在床上。看了一下手机。该起床了。今天公司里事情很多。
生意的事。是不可以耽搁的。
  穿上睡衣起来的第一件是。就是去厕所。洪红在厨房准备早餐。爸爸也在帮
忙。上完厕所。我也到厨房凑热闹。
  洪红也穿着睡衣。她的睡衣是类似毛巾被的料子。这件是她经常穿的。松松
软软。穿着比较舒服。
  和以往一样。洪红和爸爸有说有笑。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我特意观察起来。
  虽然洪红没有大的变化。但细微的地方还是有不同的。至少。洪红看爸爸的
眼神是有变化的。每当她看爸爸。而爸爸恰好也看她的时候。她便会急忙的避开
了。爸爸不看她。又去翻弄锅的时候。洪红却又把眼神瞟过去。
  为了不显得自己是多余的。我当然要找点事情做。可我能做的。似乎也只有
没话找找话了。早餐又不复杂。已经有俩人忙活。哪里还有我手的地方。
  「爸爸。白天没事到外面走一走。聊聊天啊。玩玩扑克啊。下下棋啊。总在
楼上呆着对身体不好。」
  爸爸不以为然:「习惯了。下岗以后。我就不大愿意和别人交往了。一些人
凑在一起吹牛。咱们也不会。说不到一起。到这里以后。楼下头老太太聊天。我
根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还是自己一个人清静。」
  听爸爸这么说。洪红也给我帮腔了:「爸爸。你这样可不行。听人家说。总
把自己隔绝起来。很容易得抑郁症的。咱楼西侧有几家棋牌室。你就天天去和他
们玩麻将。输赢不大。就当散心了。至于他们说话你听不懂。那就更要多听。时
间一长。自然就听懂了。」说完洪红又把脸转向我:「再给爸爸拿点钱。恐怕爸
爸钱不多了。」
  爸爸来了以后。都是他去市场买菜。每个礼拜。我或者洪红都要给他点钱。
有时候一千。有时候两千的。
  听洪红这么说。爸爸急忙说:「钱还挺多呢。不用了。」我的衣服在卧室。
到里屋找出钱包。拿出一沓。估计一千左右。打算交给爸爸。一低头。看到了洪
红不知道什么时候蹬到床下的粉红三角裤。是周围蕾丝。中间很窄的那种。
  洪红每次拿衣服让爸爸洗。内衣是从不放在里边的。所有的女人差不多都一
样。贴身的东西。是不愿意随便让别人看到的。除非。这个看到的人已经不是
「别人」
  我拣起洪红的三角裤。又想找点别的脏衣服。毕竟。一条三角裤是不值得单
独麻烦一次爸爸的。这衣服象是和我作对。翻遍每个角落。一件脏衣服也没有找
到。到客厅一看。阳台上挂了两排昨天洗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收起来。感情。脏
衣服昨天已经被「剿灭」了。
  没办法。我把衣柜打开。把挂在里面的衣服都抱出来。有的重复劳动。也是
必要的。
  用这些长衣服。包住三角裤。拿着那沓钱。我边走边喊:「爸爸。一会我们
上班。你在家把这几件衣服洗一洗。洗完再去打麻将」
  说着话。我先把钱递到爸爸手上。洪红觉得有点奇怪:「那些都是洗好没穿
的衣服。你发什么神经?」我转过身。用身体挡住衣服。把三角裤往外拉了拉:
「你看看。这上面还有洗衣粉没漂净呢。穿了有损健康。」
  洪红看到三角裤。似乎明白了我的鬼心思。脸红红的。向爸爸看了一眼。眼
神中。似乎有某种渴求。又似乎有几分羞涩。
  没再说什么。洪红端个盘子往客厅走。平时我们吃饭。人也少。一般的不用
桌子。茶几就已经足够用了。
  爸爸随口说:「放到洗衣机那。吃了饭再洗。」也端着汤走了:「续东。你
拿几个碗。顺便把汤勺也拿来。」
  早餐很简单。洪红最先吃完的。因为要保持体型。每顿饭。她都是第一个吃
完。
  等我也吃完。洪红已经穿好了衣服。一套女式西服。看上去干净利落。又不
失女性的曲线美。一双浅绿的高跟鞋。足足要把她抬高5公分。脸上画的是淡妆。
只是涂了点浅色口红。
  看到洪红准备停当。我也随便抓起一件衣服。披上就往外走。这时洪红说话
了:「续东。今天你有个谈判。怎么可以穿得这么随便?」
  经洪红提醒。才想到该穿正装的。这倒不是我忘了今天的谈判。只是心思在
别处。一时没想到衣服的事。
  从家里到公司。开车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如果遇到塞车。时间就要长一点。
我和洪红上班总是坐一个车去的。用洪红的话说。现成的司机。自然是不用白不
用。
  而我这个现成的司机。倒是任劳任怨的。如果没人陪着唠嗑。遇到塞车。那
可不是什么开心的事。
  开车走了一会。我瞟一眼洪红。然后嘻嘻一笑。
  洪红知道我笑什么。所以。脸就红了起来:「你就坏吧。我倒要看看你能坏
到什么程度。」
  我故意装作很无辜:「怎么了老婆。我有得罪你么?」
  洪红的脸还是红红的:「你没怎么。你很好。你太好了。好得我都想咬掉你
得鼻子。」
  我哈哈笑出来:「那也得到晚上再咬吧。现在给我咬掉。没有鼻子怎么去谈
判?」
  洪红撇一撇嘴:「你当我真咬?我才懒得理你呢。」
  无论怎么说。洪红没把三角裤夺走。就说明她的心思是有活动的。也就是说。
对我的提议。目前已经有了成功的迹象。如果让她很快的明确表示。作为女人来
说。就是心里一百个愿意。口头上也不好太直接的。
  谈判不是很顺利。这次是原料布的合同。对方看我们需要量稍大。把价格咬
的很死。谈到几乎破裂的时候。双方决定各自回去研讨一下。下个礼拜再约时间。
从会议室出来。已经两点多了。决定给洪红打个电话洪红问我什么事。我拿出董
事长的派头:「洪红同志。首先。你得说。董事长下午好。然后。再说劳资部主
任洪红恭听董事长吩咐。我说的够清楚么?」
  洪红好像没听清我的话:「谈判结束了?」
  「嗯。刚刚结束。」「这么说来。你已经不再需要鼻子了。你是希望我现在
就去把它咬下来。还是等晚上再咬呢?」
  洪红的身边肯定没有人。不然。在公司。她是不会这么随便的。「拜托你不
要总惦记我的鼻子。目前我还没打算让它下岗。」
  开了一会玩笑。就转到正题:「洪红。你把手头的事处理一下。咱们去商场
转一圈。你有什么需要的顺便买一下。」
  逛商场是女人嗜好。似乎商场里的每一件东西不经过女人的检阅。就失去了
存在的意义。如果你让女人去拣一包钱。或许她会磨蹭一阵子。但你要是约一个
女人去逛商场。那她就会比去看情人还痛快。
  等我走到车旁。洪红早就笑眯眯的等在哪里了。
  洪红看我一眼:「无事献殷勤。又有什么鬼点子?」
  「老婆大人。不要把老公想得那么坏好不好?有这么漂亮的美人陪着。哪个
男人会不幸福?」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的马屁。洪红自然很受用。眼睛眉毛都笑起来。说
实话。看上去真的很可。
  洪红突然想起什么:「给爸爸打个电话。晚上别做饭了。一起出去吃。」
  「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你的生日么?」老婆的生日我是记得的。只是故意出
她一点洋相。
  老婆也明白我在逗她。就拿出她的杀手锏了:「什么日子也不是。我喜欢。
我愿意。这个理由可以么?」
  聪明的男人永远不会和女人较真。「我喜欢。我愿意。」几乎可以做一切要
求的理由。而且是最好的理由。我是聪明的男人。于是。我把电话递过去。
  妻子的脸一红。没了刚才的蛮横。:「你打吧。」
  「老婆……开车是不允许打电话的。」这只是个借口。虽然有些牵强。但洪
红还是愿意支持这个理由的。
  洪红柔声细语的给爸爸打了电话。似乎她的声音有一点紧张。所以有一点打
颤……不过。不是我细听。还是觉察不出来的。
  女人到了商场就是到了天堂。而男人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掏钱。
  除了买一堆红红绿绿的化妆品。妻子还给爸爸买了几盒补品。我眼珠子一转。
偷偷的说:「这么快就知道心疼了?」
  妻子狠狠瞪我一眼。但我怎么看也看不出她是生气。
  华灯初上。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了一个中档餐厅。进了单间。点菜的时候。当
然我得主动。点了爸爸和洪红喜欢吃的两个。我又点了个清蒸甲鱼。刚要把菜单
给服务员。洪红又把菜单拿过去。仔细看了一会:「爸爸喜欢吃糖醋鱼。再加一
个吧。" 我偷偷朝他挤挤眼睛。洪红假装没看见。把头扭到一边。等服务员走了。
她才笑了说:「吃菜要吃双。三个菜怎么可以?」我朝她又挤挤眼睛。也附和着
说:「我没注意呢。都这么说。好事成双么。」我故意把好事说得很重。
  三口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谈天说地。不一会菜上来了。除了清蒸甲鱼需要多蒸
一会儿。其他三个都上桌了。我们也就边吃边等。爸爸酒量不好。我们就都点的
啤酒。
  啤酒也是酒。几杯酒下肚。话就多起来。爸爸谈起以前的坎坎坷坷。又不免
发了一阵感慨。听的洪红也跟着长吁短叹。说道动情处。洪红的眼泪就跟着流了
下来。真的恰似雨打娇花。露滴海棠。比起那展颜欢笑。别具一番风韵。
  看着老婆梨花带雨。按理说我是应该安慰一下的。可不知怎么。我只是顾着
和爸爸说话。老婆那里。我连眼睛都不送了。
  爸爸看洪红流泪。站起来拿起盘子里的湿毛巾。伸手递给她。谁想洪红非但
没有擦拭眼泪。反而哭的更加伤心起来。
  爸爸一时没了主意。急忙劝慰洪红:「都已经过去了。不说了。说点开心的。」
一边说一边朝我使眼色。那意思是叫我哄一哄。我只当是没理解。装傻充愣。爸
爸看洪红哭的越来越厉害。手足无措。拿着毛巾帮洪红擦拭起来。洪红则抓住爸
爸的手:「爸爸。对不起。我今天伤心。一则是看您的遭遇觉得难受。同时。也
让我想起死去的父母。他们在的时候。我年纪也是小。等我长大能赚钱了。他们
又双双离去。想尽一份孝心也成了奢望。自从见到您以后。我真的找到了父爱的
感觉。我一直把你当父亲一样看待。」
  爸爸接过话茬:「我也是把你们都当成自己的亲生了。我比较喜欢男孩。也
许是受传宗接代的影响。所以。当年一看到续东就喜欢的不得了。这也是咱们的
一段缘分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看到爸爸给洪红擦眼泪。虽然心里有一点醋意。倒也
觉得满好玩的。
  说话间。甲鱼被端上来。我把大碗往爸爸跟前推了推。为了活跃一下空气。
我用筷子指着甲鱼说:「快吃快吃。这个可是好东西。滋阴壮阳的。」
  又几杯下去。大家都有一点醉意了。话又重新多了起来。无非是家长里短。
洪红本来也不会喝酒。喝了两瓶以后。说话就有点不利落了。看一下桌子上的菜。
拿起筷子。把甲鱼的头连脖子夹起来送到爸爸盘子里。嘴里还叨咕:「来爸爸。
给你龟头。」
  这时我刚好喝了一大口酒。听了妻子的话。实在是忍不住。扭头把一口酒都
喷到了地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妻子一时还没明白过来。爸爸却脸红到脖子了。
等我缓过气来。断断续续的点着洪红说:「爸爸不要龟头。爸爸有龟头啊。把龟
头还是留给你吧。」
  洪红才发现自己出了丑。当即也面红过耳。实在罩不住面子。拿起手边的筷
子朝我打来。爸爸这时也稳住了神:「该打。叫你得啥说啥。」
  吃饭的气氛是相当好。是饭店帮我找了代驾。把我们送回家。因为都喝了不
少酒。进屋就各自回房了。
  这个时候的妻子。理所当然的成了老大。把高跟鞋一踢。往床上一躺:「董
事长先生。答应我的事忘没忘?」
  「什么事?」「你昨天答应帮我捏脚的。」
  我当然没忘。说实在话。给老婆捏脚。真的是一种享受。
  我慢慢的脱下妻子的长。拿起妻子盈盈一握的小脚丫。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
妻子把脚指甲涂成了猩红色:「老婆。什么时候涂的指甲?」
  洪红懒懒的说:「上班的时候无聊涂的。」。我心里一颤。觉得没有妻子说
得那么简单。难道和我昨天晚上的提议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仔细的揉捏妻子的小脚。捏着捏着。把她的脚贴在脸上:「怪不得古人说。
女人看脚。男人看屌。真的是至理名言啊。」
  妻子乜斜着眼睛:「这是哪位古人说的名言?」「哪位我倒是不记得了。但
肯定是说过。」
  洪红用脚丫夹了我一下耳朵。:「那你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有何道理?」
  我咳了一声。使劲从肚子掏那些歪理:「你看。女人的脚如果娇小玲珑。就
会惹人怜爱。就会引人产生无限遐想。脚小体型就不会太难看。至于脸型。倒是
次要的了」
  妻子知道是在胡扯。但也不说破:「那男人看屌呢?」
  「你想啊。旧社会。男女授受不亲。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进。如果命好找
到个中用的屌。便可以快活受用一辈子。如果命不好找个不中用的屌。你说不是
郁闷一辈子么?」
  洪红索性把脚抽回。往下一蹭。整个就骑在我的脸上。一股女人特有的芳香。
顿时迎面扑来。然后她就抓住我的头:「那你说。我的脚好不好?」「好。实在
是爱不释手。」洪红把我的头又往她的胯下扳了扳。:「你再说说。你的屌好不
好?」「这个就要问你了。」
  妻子有一点着急。:「不。我让你说。」「每次和你在一起。你都说好。」
  妻子听后把我抱在怀里:「续东。我们几年以来恩恩爱爱。多美满。多幸福?
你为什么还想把我送给别人?」
  我顿了一顿。顺势把洪红推到。在她微微撅起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然后抱着
她说:「洪红。你也知道。你在我的心里是最重要的。爸爸在我心里也是最重要
的。没有他把我救起来。也许。我早就不在人世了。刚才你听了爸爸的经历。感
动的哭了。难道这就是一个侠义之人。一个慈悲善良的人应该得到的回报么?开
始的时候。我本想找到他给他一大笔钱。可我给他几次。他都拒绝了。后来我觉
得。在我心里。钱不是最宝贵的。最宝贵的是你。是爸爸。我把你送给爸爸。也
是把爸爸送给了你。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让爸爸享受到爱?爸爸还不老。性爱也是
他需要的。另外。我一想到你和爸爸在一起。确实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莫名的。
洪红。我不勉强你。等你考虑好了再说吧。」
  洪红叹了一口气。:「你这是铁了心了。其实。我看爸爸也满可爱的。特别
是他的气质。总是那么儒雅。我倒是不讨厌这样的人。但我还没答应你。还要看
你的表现的哦。」
  说完洪红嫣然一笑。坐起来:「我要去冲凉。你不洗一洗么?」
  我似乎感觉到妻子的心里轻微变化。:「一起洗么?」
  「那怎么可以?爸爸还没睡熟呢。我自己去洗。」说的很坚决。没有商量的
余地。
  家里只有一个卫生间。只能排号洗澡。在等的时间里。我闭着眼睛。想象着
……很多很多。
  女人洗澡就是不痛快。好歹等洪红洗完。我都有点犯困了。匆匆的进去。匆
匆的洗一洗。我的速度可要快的多。但重要的部位是不能马虎的。
  等我回到屋里。洪红却睡着了。我关了灯。钻进洪红的毛巾被里。突然我想
起一件事。洪红的三角裤洗了没有?我爬起来。到厨房。厕所。阳台找了几遍。
没有踪迹。呵呵。应该是爸爸收起来了吧?
  我蹑手蹑脚回到卧房。:「你去做什么了?」洪红原来是装睡。我有点尴尬。:
「喝口水。」说着又钻进被里。:「我是你肚子的蛔虫。你有几根坏肠子。我都
一清二楚。快坦白。到底去做什么?」妻子抓住我的阴茎。做揪的动作:「不坦
白就把它揪下来。」
  我笑嘻嘻的趴她耳朵上说。:「爸爸把你的内裤拿走了。」
  妻子扑哧一笑:「小人之心。内裤是我收起来了。没洗。明天我自己一起洗
吧。」
  洪红早就是赤身裸体了。我吸吮一下她的乳头。趴在她身上问:「你想让老
公怎么表现?」「这个我可不知道。想怎么样都随便你。」
  我把阴茎往前拱一拱。:「老婆。说实话。你涂指甲的时候真的是觉得无聊
么?」妻子把嘴伸过来:「不是。是想着一个人的。想着让他赏览的」
  「是想着爸爸么?」妻子嘻嘻一笑:「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什么都想到爸
爸。我是想着你了。」
  真的有点失望。:「一点也没想到爸爸?」伏在妻子的脸上。感到妻子的脸
一阵火热。妻子喃喃的说:「也不是一点没想。但想的很少的。」
  妻子的心里是起了微澜的。谁敢肯定。这微澜不能掀起滔天巨浪呢?

第三章 荡漾
  洪红已经承认心里多少有爸爸了。看来以后的事就有希望了。当务之急是我
们夫妻要统一战线,然后再攻克爸爸。
  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家面皮薄,让她干干脆脆的答应,特别是答应自己的丈
夫,把自己的身体送给别人,确实不是容易的事。即便答应了,也有随时收回的
可能。
  看着妻子脸红心热,我又加紧了手的动作。洪红则配合着我的手,不断的调
整身体的姿势。
  吸吮几下洪红的耳垂,又轻轻的咬了几下,然后把手探到下面。
  我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如果说是因为有了冲动,还不如说是因为紧张。因为
我偷偷的决定,再给洪红一点冲击。冲击的结果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想要得到
什么结果,也不知道。
  在手碰触到湿润的时候,用手指按了按:「宝贝,你想到爸爸的时候,这里
有感觉么?」「没有特别的感觉。」回答的很痛快,不假思索。
  我有一点不死心:「一点反应都没有?」「有,但不是那里。」回答的一样
痛快,一样的不假思索。
  大概是我的呼吸让她的耳朵难受,洪红把耳朵在枕头上蹭了蹭。「当时,心
里颤了两下,再就没有了。」
  朦朦胧胧的月亮。虽然挡着窗帘,屋子里也是有一点光的。洪红闭着眼睛,
这个时候的女人,多半都喜欢闭着眼睛的。
  如果洪红是睁着眼睛,一定会看到我满脸的失望。
  不知道听谁说过,有求于女人的时候,有两个时间提出来容易成功。一是在
她喝醉的时候,再一个就是在她兴奋的时候。
  洪红没喝醉。但至少已经半醉,总比不喝酒要强得多。洪红也没兴奋。但至
少已经动情了,总比冷静的时候要好。所以,尽管很失望,该做的功课是绝不可
以马虎的。
  随着功课的一点点完成,洪红也就一点点的进入了状态。看看时机差不多了,
我就起身爬上去。
  男人是火。所以,有些地方是火热的。当火热的进入以后,就提出了自己的
要求:「宝贝。你还没答复我……」洪红知道我要说什么。在我屁股上扭了一下:
「在我答复你之前。是不许提这件事的。」
  「可是宝贝,我实在着急的不行。能快点不?」
  洪红坏坏的笑了:「这么急干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看妻子没有生气,我便放肆起来:「婆。我太想了。真的希望现在趴在你身
上的是爸爸。」
  妻子吃吃的笑着:「今天你的表现我还没满意。知道么?」
  我当然知道。我知道妻子现在最想让我干什么。
  我拍拍她的后背:「我要表现了…… .宝贝。求求你把我的表现。幻想成爸
爸的表现。怎么样?」
  妻子没说话。似乎也根本不用说话。她的呼吸和她的扭动,告诉我她很享受。
如果她抗拒我的提议,是不会这么快就享受的。
  再大的风雨也会停息。风平浪静以后,洪红变得严肃起来:「续东,我们结
婚四五年了。你的心里想什么,我都清楚。刚才…」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似乎有
点难为情。:「刚才。你曾经失望过。」
  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然后再告诉自己,不要有
小聪明。好在洪红很快就接着说:「续东。想当年爸爸千里迢迢把你送回家,施
恩不图报。这种品格,恐怕你我都做不到。这样的胸怀,这样的人品。谁能不敬
重?这样的人。哪个会不喜欢?你在生活改善以后,念念不忘恩人。费尽周折,
在茫茫人海苦苦找寻。不是大义之人,怎么能做到?忘恩负义的多,有恩必报的
就少了。你这样的仗义男子汉,也正是洪红最仰慕的。同样伟大的两个人让我选
择,不是要难死我么?」说道情深处洪红竟有些哽咽了。
  我急忙把妻子揽在怀里。一只手捧着她的脸,自己的脸,则在她的头发上磨
蹭着:「老婆。你为什么不可以选择我们两个呢?」
  「续东,我也不是没考虑过。只是怕以后日久天长。舌头哪有不碰腮的道理?
万一有一天,你两个争风吃醋,岂不是好事变成坏事?一个女人,坏了两个侠义
之人?」
  不能说洪红说的没道理。相反,洪红说的,有大大的道理。现在,该是表决
心的时候了:「说到争风吃醋,我们结婚在先,我们年纪又小,又是咱们主动相
送。以爸爸的性格,万万不会和我争风的。只要我不争风,当然会天下太平。洪
红你放心,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让你为难,让爸爸为难。你也要随时提醒
我,我的命是哪里来的。老婆,你就不要再有顾虑了。」
  洪红又叹口气:「按说,一千多万人口的城市,找一个二十五年没有音讯,
没有地址的人,怎么可能找得到?莫非说,这都是天意不成?」
  我开心极了。因为我知道,洪红已经答应我了。接下去,就是做爸爸的工作
了。
  洪红看我喜笑颜开,使劲掐了我一下:「爸爸的性格你也知道。让他迈出那
一步,应该必我还难。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吻了她一下:「我们一起努力吧!」
  洪红娇哼一声,把脸紧紧的偎在我怀里:「羞人答答的。真不知道该咋办。」
  惆怅怨更长,欢娱嫌夜短。我和妻子两个说一会,笑一会,又疯闹一会。当
然少不了摸摸这里,抓抓那里的。不知不觉,天光已经放亮。
  我拍了一下洪红:「坏了,天亮了。我们都没睡觉,怎么上班?」
  洪红可一点没紧张,撇撇嘴:「那你怪谁?整天想着歪门邪道。把正经事都
耽搁了。」
  我嘿嘿一笑。刮着她高挑的鼻梁:「有什么事能比成全老婆和恩人更正经?
算了。我公司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今天就请假了。」
  看了看妻子:「你今天还有重要的业务么?」
  妻子想了一想说:「当兵的哪敢跟当官的比?你不去,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我这小当兵的,可就没这个自由了。」说着揪了揪我的耳朵。「起来吧。弄点早
餐,我还是要上班的。」
  天有些闷热,可能要下雨。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洪红也睡在身
边。我知道,她在公司里,一定是把业务处理完了。不然,就是两天不睡,她也
不会回来的。
  我蹑手蹑脚的下床,可洪红还是醒了。伸个懒腰吩咐我,让我给快递打个电
话。我没有问。我知道,每次有新的款式衣服出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一些重要
的人寄去试穿。这重要的人里,有客户,当然也少不了有关的官员。
  不到五分钟,快递来了。爸爸给开的门:「洪红!快递来了。」因为没休息
好,再加上刚刚醒来。洪红懒洋洋的走出来,拿出一张名单:「爸爸。麻烦你帮
我填一下单子。」
  爸爸答应一声,接过了快递员的笔。洪红则忙着去厕所,然后就是洗漱了。
  等洪红洗漱完出来,刚好爸爸也填完了单子:「洪红,你看一下。有没有错
的地方。」爸爸做事是很仔细的。应该不会出错。
  洪红拿着几张单子,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似乎这单子上,突然长出了一个
大大的窝瓜。
  快递员有点着急了。他们的时间是很宝贵的。
  可洪红不着急。反复又看了几遍。这才把单子和邮资,一起交给快递员。快
递员就像法场的死刑犯得了特赦一样,一溜烟的跑了。
  屋里又是我们一家三口了。不知道为什么,洪红的脸红了一下:「爸爸竟然
下岗了?爸爸怎么会下岗了呢?」
  我和爸爸都是一头雾水。我真的怀疑她还没睡醒洪红坐在沙发上:「我才发
现。爸爸的字这么漂亮。能写这么好字的人都下岗,不知道做这决定的领导是不
是瞎子。」
  我听明白了。对于写字,一般的时候我不太关注。可洪红不一样,虽然我们
都是初中毕业,她却比我喜欢看书。易中天,刘心武等等的书,她是看了很多的。
如果不是家庭条件的限制,说不定中国就会多出一个才女的。
  爸爸则苦苦一笑:「百无一用是书生。字写的好坏,寒不蔽体,饥不果腹,
有什么用?十几年没摸笔。生疏了。」
  洪红站起来,穿上鞋子向外面走。我问了一声,她也没回答。
  时间不大,洪红回来了。拿了几本稿纸,还有两只钢笔。
  「爸爸,你多写一些。我想练一练字。」
  人都是需要被欣赏的。被一个妙龄欣赏,谁都会很舒坦的。
  人的情感是很微妙的。有的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声音都
会给感情加分。一手好字,当然也有这个功能。
  爸爸拿过笔,当即写下一段话。洪红又是得了宝贝一样,翻来覆去的看。不
时的用手指勾画几下。
  过了一会,洪红已不满足用手勾画了。也在本子上,照着爸爸的字,像个小
一样,认认真真的写起来。
  该吃中午饭了。因为爸爸洪红讨论写字,都忘了吃饭的事。我又懒得做,就
提议去饭店吃。
  还是四个菜。比较简单的。但酒是不能不喝的。我知道,有许多不便于说的
话,不便于做的事,借着酒盖脸,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说,大大方方的做了。因为
过后,完全可以把所有的尴尬都推给酒。
  回到家里后,妻子还是缠着爸爸给讲字的写法。爸爸当然也不好拒绝。
  练了一阵子,洪红对自己的进步还是不满意。我突然想出一个主意:「洪红,
这么口头讲解,怎么也体会不到如何运笔。如何摆布结构的。你让爸爸把着手写
几次,进步就会加快了。」我几乎把自己知道的,和字相关的词全都搬出来。
  妻子当然知道我的目的。她也当然不会说破。
  爸爸虽然觉得有点不妥,但也实在没有反对的理由。
  看着洪红笑眯眯的等待,也只好抓住了洪红的手……因为一直没做过体力工
作,所以,爸爸的手并不大。应该说,还是很细的。但和洪红的手比起来,那就
要逊的多了。洪红的手五指尖尖,就如春葱秋笋一般。粉嫩白皙,柔若无骨。
  爸爸的身体离洪红的身子是有一段距离的。这样一来,爸爸的视线就被挡住
了,只能是在纸上估摸着下笔。
  这个时候,我实在是找不到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我大大的打了个哈欠:「洪红,我困死了。我得睡一会,晚饭的时候喊我。」
  洪红回头朝我做个鬼脸,吃吃笑着说:「醒了就算你有口福。不醒就饿着吧。」
  爸爸的脸比红布还要红。或许是因为喝了酒。
  躺在床上,突然有一种失落和特别想念妻子的感觉。虽然刚刚离开,虽然近
在咫尺,却仿佛妻子离开了好多年,也仿佛妻子离开的很远很远……紧紧的闭起
眼睛,仔细听着是否有什么异常的声音。
  爸爸和洪红还是在探讨写字的事。
  似乎,我希望听到点别的。至于究竟想听到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都听说过叶公好龙的故事。不知道当时的叶公,和我现在的心情是不是一样
呢?
  人,本身就是个矛盾体。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我不知道有一天洪红和爸爸真的到了一起我会怎么样,但我知道我现在是怎
么样的。我现在的唯一感觉,就是需要一杯水,一大杯水。
  水桶在客厅。我有足够的理由去客厅。
  爸爸坐在洪红的对面,脸已经没有那么红了。反倒是洪红,她的脸就真的红
红了我掩饰着心跳,俯过身子看了一看。我自己都不知道在看什么:「哇!老婆
的进步不小啊!」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故意抬高了声音,也顺便拍了一下
老婆的马屁。
  洪红看我喝了这么多水,脸上似乎掠过一丝歉疚。但很快的,又恢复了原样。
  爸爸笑呵呵的看着我:「续东。你总签文件什么的,也应该练一练字。」
  没等我说话,洪红却嘻嘻笑着接过话茬:「他啊,斗大的字也不认识两麻袋,
爸爸可别难为他了。」
  这一句,把我和爸爸都逗得哈哈大笑:「爸爸,现在不像以前字用得多。都
是电脑打印了。我只要会写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
  喝完水,就再没理由留在这里了。说笑一会儿以后,心里又有了一些期盼。
甚至看到爸爸坐在洪红的对面,还有些许的失望。
  依旧是躺在床上。依旧是侧耳倾听。
  不知不觉,身体有了一点变化,虽然变化的不是很大,但足以告诉我,期待
的是什么。
  外面下雨了,怪不得早晨就感觉闷热。淅淅沥沥的雨声。盖住了爸爸和洪红
的轻声细语。
  因为下雨。所以天色也就暗了下来,但洪红并没有开灯。轻声细语也停止了,
我极力的揣摩他们在做什么。是分开坐,还是坐在了一起?是手握着手练字,还
是手拉着手谈心?是四目脉脉含情对望,还是……人,应该相信自己。更应该相
信时间。时间会给一切问题做出答案。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洪红突然开心的哈哈笑了起来,甚至在客厅里转了几个
圈。
  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洪红飞一样的跑进卧室:「续东!你看看我写的有没
有爸爸写得好?」
  我装作刚被吵醒,拿过来仔细的端详。其实,眼睛在妻子的身上溜来溜去。
妻子发现了,朝我吐吐舌头。
  「还是爸爸有发言权,你让爸爸评判吧!」
  没有发现异样。似乎,这又不是我希望的。
  雨,还是淅淅沥沥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加大的意思。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侠义奇缘】(1-3),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